如何走出恐艾症?自信心不足是影响艾滋病恐惧症的重要因素

对于艾滋病恐惧症患者,按照恐惧原因,恐惧程度,性格人格成因等可以分为好几类,如下我们就说说这一类恐友,不自信的艾滋病恐惧症恐友。当在网络上进行有关艾滋病信息交流的时候,人云亦云,本来自己心中已经有对艾滋病窗口期的理解和认识,但有人和你意见不同时,不管对方是不是胡乱说出的,会很容易就妥协了;不是特别敢表达自己的一些观点和看法,虽然内心并不一定十分认可,非常喜欢附他人的看法,并且称赞对方说得好说得对;不敢轻易拒绝其他艾滋病恐惧症问询交流的请求,甚至在生活中被人占了便宜也不敢撕破脸;在一些特定环境,诸如医院抽血或者去实地问诊问询,做事束手束脚,内心焦躁不安,总担心自己表现有一些事情做得不够好;自己对艾滋病信息还是有一定的看法,但害怕自己做决定,甚至主动将决定权推给别人,逃避自我责任,比如关于自己是否需要进行艾滋病检测;有的时候为了避免被其他艾滋病恐惧症恐友发现自己的缺点,就拼命去回避;当得到别人夸奖的时候,有时候会觉得非常不自在,甚至进行反驳;求全责备,一旦艾滋病恐惧症恢复较慢或者没有办法彻底脱恐,往往觉得都是自己的错,自己没有能力去脱恐。

不要对脱离恐艾症丧失信心

以上所有的表现,是恐艾干预中心所面对的艾滋病恐惧症患者中常见的一类人,他们广泛的分布在网络上,他们很少去和他人进行交流,甚至主动留言,但是他们却是艾滋病恐惧症患者中一个极大的人群。用心理学来进行评价,这类艾滋病恐惧症恐友从本质上都是:在内心深处对自己抱有极大的负面核心信念,总是认为自己不够好、能力不行才导致了自己目前遭此厄运,才觉得为什么其他人常常出入风月场所游戏人生都不

恐艾

,恰恰自己这么一个极其平凡的人却那么的恐艾。恐惧到深入,不断强迫自己,总觉得自己配不上美好的人和事物,其实这就是我们常说的不自信和低自尊。

不自信,让我们丧失了对艾滋病恐惧症把握的主导权,虽然和激进分子来比,不自信会让我们在很多问题上反复确认,安全感会构架的相对具体,但是安全感的前期构架不稳定,也会在不自信中体现出来。在脱恐过程里面,恐艾症的波动期会让不自信的恐友反复问询自己,我真的能脱恐吗,我可以去脱恐吗。不自信,却又一个人在黑暗中摸索,没有选择专业老师的引导和预约,让我们逐步远离了幸福和快乐。以至于就算有进步,自己也会喃喃自语,真的吗,张老师,我有进步吗?老师,请你告诉我,我真的还能脱恐吗。其实在我们平时恐艾干预的过程中,但凡不是拖了很久,受到了极大的矛盾信息强化冲击,自制力尚可的情况下,我们都有信心我们的恐友能够越来越好。

在网络上,常常有这样的信息,来张艾滋病检测试纸,一招判断艾滋,艾滋病检测是脱恐的唯一方式总是充斥在网络的任何一个角度,不绝于耳,我们不能否定艾滋病检测在脱恐中所起到的意义,毕竟艾滋病检测机器低则几百万,高则上千万已经客观证实了他们的精准和先进。然而,并不是每一个艾滋病恐惧症患者都能通过艾滋病检测逃出生天的。在艾滋病脱恐三维理论中,艾滋病检测负责了其中的一个维度。然而很多艾滋病恐惧症患者在进行了艾滋病检测后,依旧恐艾,就变得异常意志消沉,内心极度慌乱。特别在恐艾波动期这个时好时不好的时候,无疑是加剧了自我的不自信程度。每天看到的都是诸如“艾滋病检测两周彻底脱恐”,“14天彻底走出恐艾症”等等煽动性和强烈暗示性的文章或论点,受其影响,我们大都对自己非常不满意,对自身的评价比较低。为什么别人能够检测艾滋病就走了出来,为什么别人两周就脱恐了,为什么我都没高危我还恐得这么厉害,不断的埋怨自己,不断的消极化自己,这一系列的无意识且被动地让这类艾滋病恐惧症患者低自尊化。

恐艾干预中心陈晓宇医生非常自信

其实,正是对自我负面的评价信息,让这类艾滋病恐惧症恐友在恐艾干预的起步阶段就做出一个负面预期,带来比其他恐友额外的焦虑压力,正是因为自己刻意在意,怕做不好,怕检测会出现不可控的问题,反而更容易把事情办砸,最典型的就是我去网络上购置艾滋病试纸检测,一定要弄清楚卖试纸的销售人员有没有资质,验明对方真身以后,又开始不断的去怀疑对方是不是艾滋病毒携带者,会不会故意卖二手试纸和做了手脚的试纸故意害我等极端的思维,最后又觉得这样去怀疑别人很过分,开始埋怨和否定自己怎么这般不懂事或者懦弱。而去医院检测的,总是觉得在医院我一定要认真看好抽血的过程,可是就算盯得再小心,事后总觉得还是一些细节自己没有注意,就重新去刷新艾滋病窗口期,并且埋怨自己为什么不盯得更加谨慎。正是产生了负向预期,然后这个负面预期的实现会让我们更加怀疑否定自己。这种“否定怀疑自己——负面预期——事情办砸——负面预期实现——否定怀疑自己”的恶性循环怪圈在恐友身上一次次地重演。

这样的不自信让我们在低自尊的状态下不知不觉中成为了一种习惯,成为我们人生最大的限制,让艾滋病恐惧症患者不无的去相信,我肯定有一些非常

重点

的感染条件被我忽略了,我必须随时保持高度警惕和防御,我必须怀着莫名的恐惧,活在一个自我建构的思维(囚牢)中,永远无法自如地行动,以至于让我们连好的机会和幸福都会害怕。这一点在张老师的很多预约恐友中表现的非常淋漓尽致。在外人眼里,别人觉得他们过得很幸福,社会地位很高,然而他们内心中却是非常鄙视和否定自己。

事实上,很多不自信的艾滋病恐惧症恐友并不是不够优秀,只是他们不认可自己的优秀而已,特别是当老师在恐艾干预过程中给他们说到,这点理解的非常好,把这个小难点克服,您的脱恐又会前进一步了,他们总是会反问,“老师,真的是这样么?”其实想要走出不自信的阴影,老师的引导循循善诱是一方面,最关键的就是自己去克服已经内化成思维习惯的“我不行”、“我不配”、“我就是个失败者”这类负面的核心信念。常说的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也就是这个道理了。在整个脱恐干预过程中,我们既要肯定老师的干预能力和方法的不可或缺,也要肯定自身不断努力去克服自己的一些常识里的误区和不自信。

加油吧最终您将脱恐成功

从自身上根源入手去脱恐,重新构建一个积极正向的脱恐思维模式,去相信这么一次生不如死的艾滋病恐惧,只是为了以后过更好的生活!当然有时候陷入低自尊的恶性循环,我们也想要挣脱出来的,但却常常误入歧途越陷越深。所以我们的恐艾干预经验告诉我们,想要真正打破自身的负面核心信念,走出不自信的状态,除了需要去消除我们自己罪恶的心态,还需要我们在专业老师的引导下,从思维深处将负向信念连根拔掉,不再继续在网络上吸收一些自相矛盾加剧不自信的观点。同时,通过认知行为和精神分析等心理方法不断地去强化,树立正确的价值观和自尊水准。

原创文章,作者:无艾网管理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5hiv.cn/1000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微信
联系微信
在线QQ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