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伤阿宝自述第一次给HIV感染者做手术的经历

几个月前,我接到一个手术邀请,希望我给一位HIV感染者做一个修复手术。

病人是一个小伙子,感染HIV已经有一段时间,但一直坚持治疗,病情控制的很好。一年前患者因为车祸导致多处外伤,手术后出现感染和皮肤坏死,跟骨外露坏死,一年多来辗转多家医院,始终未能治愈。

这种复杂创面的修复,是烧伤科的强项。很多这种病人在全国转来转去,最终会找到我们医院,找到我们科。

我稍微犹豫了一下,点头答应了。

中国的HIV感染率并不高,2018年的官方数据是万分之九左右,也就是不到千分之一。但再低的概率也抵不住基数大。外科医生只要做的手术足够多,早晚会碰到因为种种原因需要手术的HIV感染者。

不过在中国,很多收治HIV患者的传染病医院比如大名鼎鼎的地坛医院,都有完整的内外妇儿等科室。有外科疾病需要接受外科手术的HIV感染者,大都会选择在这些传染病医院的外科接受医疗服务。

正因为如此,非传染病医院收治HIV感染者的概率其实不大,我工作这么多年,也没有收治过一个HIV感染者。

但我内心里面,对给HIV感染者手术,并没有太大的心理负担。

多年前,我去南非参加一个烧伤研修班,和南非的几位烧伤同行做过很深入的交流。我当时问的一个问题就是:南非HIV感染率那么高(超过人口的10%),而烧伤是一个每天要接触患者伤口和体液的科室,你们平时怎么防护呢?如果出现术中暴露怎么办呢?

对方的回答很干脆:没有什么特别的防护措施。HIV的生存能力并不强,常规的消毒措施足以杀灭HIV,常规的防护措施足以避免传播,没有必要对HIV感染者采取高级别的特殊防护措施,适度注意就行了。如果术中出现HIV暴露比如针刺伤啥的,就赶紧填个申请表,国家发给免费的阻断药物。服用几个月后再查感染指标,如果没事就没事了。如果不幸中招了,那就再填个表,国家给你免费终身治疗。

中国的HIV感染率不到千分之一,而南非超过10%,双方相差一百多倍。作为一个中国医生,我很难像南非的同行那样见怪不怪。但这段交流无疑大大消除了我对HIV的一些顾虑。

后来,我也查过一些文献并咨询过一些主治HIV的医生同行,他们的说法没有南非医生那样轻描淡写,但也足以令我消除对HIV的恐惧。

文献报道,50%以上的HIV职业暴露发生在手术室,手术中锐器针刺伤及血液、体液等组织飞溅是职业暴露的最主要原因。其中,通过术中克氏针、注射器针头和手术缝合针刺伤导致感染HIV而发生AIDS发病率据估计仅0.33%,黏膜表面暴露感染率仅为0.09%。

而且,出现HIV暴露后,可以在24小时内服用阻断药物,目前阻断药物阻断HIV感染的成功率接近100%。

即使真的不幸中的不幸,你被感染了,只要进行规范治疗,HIV感染者也可以长期健康存活。从2008年开始,20岁的感染者接受治疗后预期寿命可达到78岁,这已经接近普通人的寿命。

心里有了数,也就不觉得有太大压力了。我很痛快的接下了这活儿,迎来了自己行医生涯中第一例感染HIV的手术患者。

病人是一名很帅气的小伙子,非常有礼貌,麻醉前特意和手术医生挨个打招呼致谢。

他的一侧足跟处,是一个黑色发臭的伤口,乌黑坏死的骨头大片裸露在外,这个伤口已经有一年时间了,一直没有愈合。

我们拟定的手术方案,是先取出已经感染的内固定钢板,彻底清除死骨,然后从小腿后方转移一个带血管轴的岛状皮瓣修复创面,术后配合抗生素治疗。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个创面一次手术后就能完全愈合。

麻醉,消毒,铺巾,然后护士给我们按照HIV手术防护要求穿手术衣戴手套。面部戴了一个外科口罩后,又加戴了一个和口罩连在一起的护目镜,相当于两层口罩加一个护目镜。

前面手术过程非常顺利,内固定顺利取出,死骨也很快清理干净,到转移皮瓣的时候,出了一点小问题。

医院提供的这款一次性护目镜是和口罩连在一起的,呼吸的时候难免有一些水雾会进入镜内,对视野造成一定妨碍。

这种妨碍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做一般性手术操作问题并不大,但问题是我马上要解剖皮瓣蒂部血管了。这个操作非常精细也有相当风险,假如一不小心把血管弄断或者弄破,这手术就彻底失败了。

所以,我必须要一个绝对清晰的视野。

我想了一下,让护士帮我把护目镜暂时摘掉。

护士急了:宁主任,使不得呀,这可是HIV,一旦有液体飞溅,进了您眼睛怎么办?

我说:如果我看不清视野把血管弄破了,血喷出来那可真就液体飞溅了。你给我摘了吧,我很快就好。

护士没有再说什么,帮我把护目镜去了。

世界一下子变得清晰了很多。

后面的过程很顺利,几分钟就完成了蒂部解剖分离。

整个手术过程不到两个小时,一切顺利,所有担心的事情都没有发生,没有发生锐器刺伤,没有发生液体喷溅,没有发生任何的HIV暴露。

手术效果也非常好,患者创面后来顺利痊愈。

尽管理论上我可以完全确定自己不会有事,但内心里,我还是有那么一点点不放心。

我之前坚持每半年献血一次,做完这次手术后两个月左右,又到了该献血的时间。我又去献血,献血后每两天,血库发来感谢短信,告诉我血液检测一切合格,已经发往医院救治患者。

这时候,仅存的一点点疑虑,也彻底没有了。

那位帅气的患者,后来没有再联系过我。我们医生常说一句话:“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想来他现在应该已经完全康复了。

在现代医学的帮助之下,相信他会平安幸福的度过一生。

原创文章,作者:无艾网管理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5hiv.cn/1003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微信
联系微信
在线QQ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