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中国无艾网首页
  2. 新闻资讯

致感染HIV的另一半:我们是平等的

「我从来没有因为他是一名HIV感染者,就减弱对他的爱。我到现在都搞不明白,我们两人为什么就这样走到了最后。」
谈起这段「阴阳恋」,阿洛沉默了很久。
与小天的相识
阿洛在北京读研究生的时候,通过网络认识了人在外地的小天。
能保持长时间聊天的俩人,想必是相互有好感的。于是,小天决定向阿洛坦白自己感染HIV的情况。
「一开始接收到这个消息,我是有被震惊到的。但爱情就是爱情,外界因素再多,只要俩人互为羁绊,能够相濡以沫,此生足矣。」阿洛说。
于是,俩人正式确定了恋爱关系。
小天也为了他来到了北京。阿洛回忆道:「那时候,我和他俩个人挤在一间不到8平米的小房间里,虽然房间不大,但却是我们的家。那个家有过我们俩人的欢声笑语,也存在过幸福的味道。」
起初,阿洛并不了解HIV。他通过网络查找了HIV以及治疗方面相关的知识,跟小天一起面对着以后的生活。
恋爱的我们是平等的,感染了,我们也不要有压力
感染后的小天一直以为这辈子要孤独终老,不会爱上任何人。
阿洛的出现,如同林徽因笔下的四月天,让他感受到生活如此美好并且充满希望。
同居后的日子,小天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一心想把阿洛保护好。
然而,就在这份深沉而谨慎的爱情下,小天变得越来越卑微。
发现问题后的阿洛,很认真地和小天说:「我希望你爱得自由,爱得平等,我爱你,你爱我,这就够了,我们此生以后要风雨兼程。」
由于身体原因,到北京后小天暂时没有找工作。当时的阿洛还是个在校的学生,所以俩人的经济压力都有点大,房子的居住条件也并不好。但两个人觉得,只要在一起,这些都没什么所谓。
他很敏感,有时候真的很累
在随后的日子里,阿洛经常会陪小天到地坛医院进行挂号、检查。
小天在某次检查时发现自己感染了梅毒。
在接受治疗期间,阿洛在听取医生建议后,有一段时间并没有跟小天有亲密接触,定期晾晒被子,洗衣服时也会注意消毒清洗,两人的用具也会经常消毒并分开放好,当然,两个人也分开了被子睡。
虽然小天的身体在慢慢恢复,但难免一个人在房间里胡思乱想。
对于HIV和梅毒,阿洛知道这是小天心里的脆弱部分,所以在小天面前也尽量不说这些,两个人就这样过着。
有一天,正在上课的阿洛,收到小天发过来的几条微信,大意是要回趟老家,把钥匙放到门上了。
阿洛坚持要送他离开北京,可到达火车站后,打不通小天的电话。在车站等待一个多小时后,小天突然发来微信,说,「你回去吧,不要在等我了。」
收到这个消息的阿洛一个人在火车站外哭了起来。
最后
说到这里,阿洛眼睛红了起来,他说在一起的这段时间里,他从来没有歧视过小天,满脑子都是如何爱他,如何照顾他,一起面对这些生疾病苦,希望他健健康康。
对于HIV和梅毒,阿洛说,人们之所以害怕,更多的是源于不了解。
他知道HIV和梅毒的传播途径,也知道双方在一起后的注意事项,只要已经感染后的对方积极治疗,坚持服用药物,增强身体锻炼和免疫力,HIV是可控的,梅毒也是可治的。

网络文章,作者:淡蓝公益,原文链接: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微信
联系微信
在线QQ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