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黄被曝传染17岁小受,怎么看“恶意传播艾滋病”?

近日,有朋友给小编爆了一个“料”,大致剧情是一位推特网黄,被揭发无套“搞了”很多小受受,而这位网黄其实是一个HIV感染者,为了掩人耳目,展示虚假的体检报告给别人,还假称on PrEP,结果把HIV传染给了一位17岁的小受受,而与他有一腿的其他小受受就人心惶惶了。这位朋友还发了一张截图给小编。

严格来说,这个并不算什么大料,因为这个网黄也不是太有名,小编特意去搜了一下,几个月前就已经曝出传闻了,其中真真假假,也不得而知。

不过,我们单对这个料的情节就事论事的话,其实可以探讨一番,先讨论一下这个八卦本身所反映的问题,再聊一聊关于“恶意传播”的那些事。

展示体检报告可信吗?

我们拆开这个八卦会发现两个有意思的细节,一是展示假的体检报告,而且还是用其他人的血液检测的,二是假称在吃PrEP预防药物。

这两件事的目的其实是一致的,即让别人相信“我不是HIV感染者”,毕竟只有阴性的人才可以吃PrEP。那么,一个HIV感染者有可能拥有阴性的检测报告吗?

答案是:有可能的。首先,窗口期内可能无法测到抗体,这一点大家都知道,另外,对于一些治疗时间较长的感染者,在有些情况下,用某些试剂,也会显示阴性结果。

而爆料里讲的,用其他人血液代检的情况,虽然不多见,但在一些管理不严格的医疗机构,也是可以做到的。所以,仔细阅读检验报告的话,往往会发现有一条备注:本次结果仅对收到的样本负责。意思就是:检验血样得到的结果是这个,至于血样是不是他本人的,不负责。

所以,一个感染者只要有强烈动机,想展示给你一份健康的报告,是完全可以做到的。而你也不要看到报告照片就坚信他没有问题,依然会有一些风险。

小受的HIV到底是不是网黄传染的?

如果17岁的小受真的感染了HIV,如果这个网黄也真的是HIV感染者,那么小受一定是从网黄身上感染的吗?小编觉得,这个其实不一定。

网黄故意误导小受让对方相信自己是阴性的,然后诱导他无套,这个可能不道德,还涉嫌违反现行法律。但其实,如果网黄是已经坚持规范治疗较长时间的感染者,病载已经测不到的话,根据U=U的理论,那么他的传染性是很低的,未必会感染小受。

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位网黄没有问题,小编认为,他最大的问题是,对未成年人起到了坏的示范作用,甚至是利用在社会阅历方面的不平等地位,让对方觉得,无套是安全的。导致小受在和其他人发生关系的时候,也会放松警惕,增加了感染HIV的风险。

而如果网黄感染了HIV且尚未治疗,病载很高,还和别人无套的话,那就是不仅害人更会害己了,涉嫌“故意传播”。

然而,不管哪种情况,这个17岁小受到底是从谁身上感染的HIV,可能永远无法搞清楚了。

现在来聊聊“恶意传播”

法规关于“恶意传播”的定义和处罚

实际上,在法律条文里,是没有“恶意传播”的,只有“故意传播”。

在中国,HIV感染者与别人发生性关系,在有些情况下会受到法律的惩处,但因具体情节不同而处罚力度差别很大。我们可以简单的列举如下:

首先,如果一个人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感染了HIV,那么他通过性行为把病毒传给了别人,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

如果他已经被告知感染了HIV,则又要分几种情况。如果参与了“卖淫嫖娼”行为,无论是否造成他人感染,都至少会被追究“故意传播性病罪”,而如果把病毒传给了他人,还将涉嫌“故意伤害罪”。

所以,HIV感染者在提供有偿性服务方面的处罚要重一些,非感染者“卖淫嫖娼”一般仅涉嫌违法,被治安处罚。

那么如果不涉及到金钱交易,仅仅是友情“约炮”呢?要看你是否采取了保护措施。如果采取了保护措施,不承担责任。如果没有采取保护措施但也没有感染到别人,依然涉嫌触犯“故意传播性病罪”。而没有采取保护措施且造成他人感染的话,处罚最重,涉嫌“重伤他人”,可能会被判处较长的刑期。

在已知的判例中,有些被处罚的感染者曾抗辩,认为自己已经治疗到测不到病载的水平,没有传染性。可能在制定法规的时候,还没有出现U=U的科学论断,所以法庭都没有采纳。

我们应该怎么看待“恶意传播”?

首先说明,以下观点仅为小编个人观点。

小编是不赞成“恶意传播”这个说法的,也一直和同事们说,不要随便用这个词。因为它带有太强的评判色彩,而且,把HIV传给别人应该很少是“善意”的,冠个恶意在前,也是多此一举。因此,当需要描述这件事的时候,小编更倾向于用较为中立和客观的一些的词汇。

不排除有些人冒出过希望更多人感染HIV的想法,但真正抱着“报复社会”偏激思想付诸行动的感染者是极少数。

善良的人是更多的。前几天,我遇到一个新检出的感染者,一边擦着眼泪,一边挨个打电话给和自己有接触的人,通知他们去做检查。而其实他自己也是一个受害者。

小编认识很多感染者,他们和大部分同志并没区别,都盼着寻找一份真情慰藉寂寞的灵魂,也都在寻寻觅觅中偶尔约个炮。他们其实挺担心自己会把病毒传给别人,而且更害怕自己再次感染其他疾病。

曾经有一位感染者找我倾诉,说他在和一个人“约”的时候,对方趁他不注意偷偷摘了套,被他发现了。这位感染者朋友已经治疗2年,没有病载,非常担心“交叉感染”。而对方还一再强调“我没病”。一个感染者担心被“没病的”传染,听起来多少有点黑色幽默。

一个人如果真的把HIV故意传给了他人,自有法律去惩罚,而我们也应该向感染者朋友介绍法律的规定,告诉他们,行为的边界在哪里。但在社群内部,在日常行为中,过度的强调“恶意传播”,对于个人的预防,并没有太大的价值。

因为真正的“恶意传播”是很少的,而如果扩大“恶意传播”的定义,给更多人和更多行为贴上“恶意传播”的标签,除了让感染者听了不舒服之外,对于我们自己来说,也只是“嘴炮”。甚至可能会影响感染者的检测和治疗,适得其反。

所以小编认为,应该打击真正的“故意传播”,同时也要严格保护感染者的正当权益。在社群中,我们应该做的不是随意指责别人是“恶意传播”,更有意义的事情是鼓励感染者尽早接受规范的抗病毒治疗,在病毒被良好抑制以后,即使他想“传播”,也传播不了了。

当然,如果明明知道自己感染了,既不治疗,还隐瞒实情与别人发生无保护行为,置他人安危于不顾,应该受到道德的谴责和法律的制裁。

我们应该怎样应对“恶意传播”?

实际的“恶意传播”不多,而被发现和处罚的就更少了,为什么呢?发现难,取证难。这也是普通大众义愤填膺的谴责完“恶意传播”之后又无可奈何的原因所在。

这就要求我们每个人树立“个人是自己健康的第一责任人”的观念。你的健康是由你自己来保护的,指望别人不现实。特别是当你自愿放弃保护措施时,想把感染的锅甩给“恶意传播”,很可能甩不出去,甚至找不到人接。

而其实我们自己本来也不必背这个锅,如果我们能够做到坚持采取防护措施,根本不怕所谓的“恶意传播”。当然,也需要大家多长个心眼,比如,防止被偷偷摘套。

在做好个人防护的同时,营造更安全的环境,每个人也都可参与。我们需要明白,已经治疗且病载得到抑制的感染者并不危险,而真正带来风险的是未治疗的感染者,包括不知道自己感染状况的感染者和虽然知道感染了但不在治疗的感染者。

因此,我们应该鼓励身边的朋友接受检测,鼓励自己认识的感染者朋友接受规范的治疗。对于已经治疗的感染者朋友保持平常心,而不是恐惧他们。毕竟,我们的敌人是艾滋病,而感染者依然是我们的朋友。

对于极少数真的在有意传播的人,如果你有充足的证据,也可以让他受到惩罚,但根据经验,这很难。所以最重要的还是防患于未然,大部分时候,“恶意传播”只是廉价的指责,而失去的健康却是最宝贵的东西。

原创文章,作者:无艾网管理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5hiv.cn/1020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微信
联系微信
在线QQ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