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中国无艾网首页
  2. 新闻资讯

十年 | 现在我们都阳了,那就不用再分手了

到今年六月,和磊认识就十年了,谈恋爱也有九年了。

第一次见面是还在校园里,后来他和我说,那次对我一见钟情,但是那时候我并不是单身,所以他没有追我。我不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的,其实我很普通,初次见面时,他应该也很一般,否则我应该会留下较深的印象。倒是后来再次见到的时候,他似乎变了一个人,结实了,自信了,侃侃而谈,颇有一种光芒四射的感觉。

第二年

我和初恋分手后,他向我表白了,考虑了一夜,我同意了。他大我两岁,之前也谈过一段或者两段,我并没有问。确定关系的时候,也是在初夏,正在面临毕业的他,其实很忙,但是依然营造了一个很浪漫的氛围。在一个弥漫着醉人花香的晚上,把我约到学校的湖边,郑重其事的表白了。

磊其实算是一个经济适用男,长的不帅也不丑,做起事来很认真,听人说认真的男人是性感的,对于我这种心比较宽的人来说,确实很互补。一起出门或者做什么事,他都会计划的很好,不需要我操心,总之,很靠谱,让人很放心,但前提是,一切都要听他的安排。

他毕业后,留在这个城市工作,因此我们可以经常在一起,他从学校搬出去,租了房子,那间出租屋是我们约会的好地方,其他基友,和对象亲热一下还要去找小旅馆,我省略了这个烦恼。

那段时间,我们几乎如胶似漆,只要他不出差,或者我学习不忙,都会厮混在一起,后来想想,年轻真好,现在即使有还有那个体力,也没那个激情了。

第四年

年轻的时候,总是觉得日子过得很慢,而年纪大了后却觉得很多事情都像在昨天。我非常期盼着毕业,能有自己的收入,而不是经常花对象的钱,花别人的钱并不是一种很好的感觉,特别是当被要求要听话的时候,虽然花钱和听话不是彼此的因果,但对于当事人,就觉得像一个前提,你没有底气去反驳。

好在我也要毕业了,为了能和磊在一起,我把求职的范围定在这个城市,放弃了其他的机会,实际上我的专业在本地就业并不占优势。最终我还是在本地找到了一份工作,虽然不是那么的理想,签了三方协议后,和磊一起吃了顿大餐来庆祝,畅想着即将到来的住在一起同吃同眠的生活。

我工作之后,和磊一起租了一套更大的房子,离彼此上班的地方都不远。磊曾经说过,如果每天下班回来,都能看到你在家,吃到你亲自做的晚饭,是很幸福的一件事。但自始至终,这都只是一个美好的梦想,一来,我的厨艺不佳,甚至还不如他,二来,初入职场的我,比他更忙,经常要加班,根本没有时间做饭。所以,更多的时候是各自在单位吃饭或者一起出去下馆子。

但我们总算可以在一起了,像一家人一样,我很知足,他应该也一样。

第五年

美好的日子总是匆匆的,转眼间,磊26岁了,同居半年后的那个春节,磊开始被催婚,并且在老家相了亲。他和我说了这件事,我心里挺不是滋味的,之前其实我们讨论过这个问题,我们在一起的目标是什么呢,日子永远这样下去,还是必须达到一个结果呢?最终我们没有得出答案,不了了之。

磊的相亲也没有结果,过了年回来后,他告诉我,只是为了应付家人,走个过场。我反而有点同情那个女孩,就这样被耍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磊要被外派到一个很远的地方工作了,而且只有十几天的准备时间,在单位领导眼里,磊是个未婚男青年,无牵无挂,最适合出差,他没有理由拒绝。当我知道这个决定已经做出的时候,我预感,我们的感情可能要结束了,不是输给我,也不是输给他,而是输给无法抗拒的现实。

就像一出戏,当你做了很多铺垫,一直在等待着高潮的到来,却看到谢幕了。在磊离开的前一个晚上,我“攻”了他一次,之前都是他“攻”我,我也曾尝试反攻,但他总是拒绝,这一次却破例同意了。

磊走以后,我恢复了一个人的日子,就像单身一样,一个人吃饭,一个人上班下班,周末会找一两个朋友逛街,晚上回到空荡荡的房间。一个秋天的傍晚,我在出租车上,广播里传来何洁的《你一定要幸福》,我差点泪奔,晚上到家后,我给磊打电话,他正在加班,我哭了,磊也哭了。

三天后的那个周末,磊给我买了一张机票,我去了他的城市,那是个美丽的海滨城市,有很多好玩的和好吃的,磊带着我逛了整整两天,非常开心。晚上,我们亲热了两次,就像在弥补失去的时光。

其实,在我离开那个城市的前一天晚上,我在磊的抽屉里发现了拆封的套套,显然不是为我准备的,因为,从和他在一起的第二个月开始,我们就不用套了。我没有拆穿,我已经25岁了,职场的磨砺让我认识到,成年人的世界不必事事较真。

第七年

在磊离开合肥后的两年时间,我们只见过四次,我们像亲人,像多年的老友一样,经常会聊天,聊工作和生活,爱情就像名存实亡,但没有人提分手。磊的手机背景是我在沙滩上的背影照片,我的手机背景是我自己拍的空空的海滩和涌来的波浪。

磊被催婚越来越紧,我也开始被催婚,但我抵抗住压力,始终没有接受过相亲安排,不是为了他,更多的为了自己的内心。我和磊说了这件事,他很欣慰,但又明显有一点点吃醋。

如果说,异地让我对感情开始感到悲观的话,那么,被催婚是雪上加霜,我觉得和磊的关系是没有未来的,迟早会无疾而终。

和磊在一起的第六年,我也出轨了。我没有告诉过磊,但他应该能感受到。我没有觉得亏欠他,因为他的出轨,至少比我早一年。

迈出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作为轻熟男,我开始转型做攻,而且颇受欢迎,磊说,感觉你的气质阳刚了不少,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我偶尔会和磊说,最近认识了一个小男孩,磊也会和我说,在哪里又看到一个帅哥之类。我们没有明确说自己做了什么或者想做什么,但是也许彼此心照不宣。

有一次磊喝醉了,给我发语音问: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是不是什么时候就会和我提分手?我也鼻子酸酸的,但忍住没有哭,只说:别多想……我又问,最近相亲了吗?磊有点愠怒:不用你管,我以后不会再相亲了。

第九年

和磊这样的关系不紧不慢的维持着,我似乎找到了新的平衡点,认真的工作,和磊聊天,和小鲜肉约会,组成了生活中最主要的内容。

夜深人静的时候,偶尔会思考和磊的感情的结局,维持现状的可能性很小。回到从前?我真的难以想象。如果注定会寿终正寝,那么该是如何一种收场方式呢?磊领着一个女孩走向婚姻殿堂还邀请我做伴郎?磊得了白血病撒手而去留我一个人带着伤痛苟活于世?这未免太戏精了。最大的可能是渐行渐远,最终消失于地平线吧……

但现实是编剧都想不到的。一天中午,磊发微信告诉我:你去检查个HIV吧,检查后我们就分手。虽然是冬天,外面下着冷雨,我一下子全身汗透了。追问之下,磊告诉我,他已经确诊了艾滋病感染。

一周之后,我也确诊了,我第一时间告诉了磊。这是我第一次检测HIV,我什么时候感染的,被谁传染的,永远也无法知道了。磊泪如雨下,第二天他回来了,抱着我,不停说“对不起你”,我安慰磊说:不一定是你感染我的,也可能是我传给你的。

未来

疫情期间,磊写了一封信给我,信中说,很对不起我,这几年不在我身边,而且很担心迟早一天会失去我,现在发生了变故,能否再给他一次机会,重新开始。我告诉磊,其实我从来没有离开你,以前我预测我们迟早会分手,现在我们都阳了,那就不用再分手了。

认识磊的第十年,我辞职了,离开了这个城市,磊也离开了他工作的那个地方,我们去一个新的城市,开始新的生活。我和磊用了一个星期去旅行,三十岁的我们,不再迷恋于灯红酒绿,开始钟爱云雾缭绕的高山和潺潺流淌的小溪。疫情期间,人并不多,我们肆无忌惮的拉着手,站在山巅看漫山遍野的鲜花,开心的像个孩子。

磊已经和家人说了感染HIV的事,家人妥协了,不再催婚,但还是希望他能有个孩子。我还不知道自己家人的态度,但无论怎样,我应该都会和磊一起走下去,我喜欢孩子,也希望有个自己的孩子。这是我们对未来的憧憬,应该也是我和磊十年关系的结局。

原创文章,作者:无艾网管理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5hiv.cn/1032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微信
联系微信
在线QQ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