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中国无艾网首页
  2. 新闻资讯

一个19岁“男同性恋”少年之死

今天,是阳阳的头七。

这个19岁的少年,踏入大学校园还不到一年,何时开始,身上的标签从高中时的“乖孩子”变成了“同性恋”?无人得知。

如今,他的死,更成了一桩悬案。

图片来源:《三叉戟》截图,图文无关

这天,警方通知阳阳的父母,案情有了新线索,让他们再去一趟警局。

19岁的少年,失联2个月后,没了

这个冬天,对白家来说,格外冷冽。

他们家唯一的孩子——白向阳,没了,才19岁。

阳阳出生在寒风料峭的12月里,老白给儿子取这个名字,希望他一生向阳,像寒冬里的阳光那样温暖。

图片来源:网络
自打阳阳很小的时候,夫妇俩就对他寄予厚望,能学的一个都不落下,就是希望他有朝一日可以出人头地。

思想传统的老白,凡事,要的就是一个体面。

在老白心里,他曾经有过无数次设想,设想过儿子学业有成后找份体面的工作;

设想过儿子娶妻生子后给他们生个大胖孙子;

却万万想不到,他的儿子永远被埋葬在了19岁的寒冬里。

半个月前的一天下午,接到妻子打过来的电话时,老白正在单位里开会,电话那头,夹杂着哭声,妻子断断续续地说:

“阳阳……阳阳没了……”

在太平间里,他们见到了阳阳。

妻子双手紧紧捂着嘴,把哭声压得很低,老白面如死灰,挪着双腿走近床边,颤抖着手,缓缓揭开了盖在儿子脸上的白布。

19岁的少年那稚嫩的面庞,苍白得就像扑了一层粉,紧闭的双唇是暗紫色的。

老白那提着白布边角的手悬在半空,停了半晌,好像躺在眼前的不是自己的孩子,但这分明,就是他们的孩子啊!

死寂的太平间里,那低沉的呜咽声霎时像是蓄满了一池的水,终究决了堤似的由远及近朝你扑面而来,抽得人心,一颤一颤的……

警方说,阳阳是在郊区公园一条登山道被人发现的,身上有多处被烟头烫伤的痕迹。

从太平间出来,角落里老白的妻子双眼红肿,带着哭腔激动地跟丈夫争论:

“儿子都死了,你还顾着什么面子?我不管,我的儿子不能白白没了,是谁害了阳阳?说不定一年前的事也有关联,好好的一个孩子怎么……”

眼见警察走近,老白抓着妻子的手臂晃了晃,夫妇俩的对话戛然而止。妻子背过去又开始啜泣……

老白迟疑了片刻:“我们希望警方介入调查……”

他不像妻子那般激动,只是双眼也是泛红的,像是哭过,却也没有谁见他哭过。

实际上,这2个月来,阳阳与他们,几乎是“失联”的。

奇怪的父母,欲言又止……

2个月前,他们家发生过一次争吵。

争吵后的第二天,阳阳就从家里“消失”了。

跟着阳阳一起消失的,还有房间里的一个行李箱、衣柜里平日穿得勤的几件衣服,还有床头柜上镶着全家福的小相框。

消失的这段时间里,阳阳每隔一个星期,都会发个信息给妈妈报平安:“我很好,不用找我。”

除此之外,夫妇俩发给阳阳的消息,几乎都是石沉大海。

那“失联”的这2个月里,阳阳到底去了哪里?接触了哪些人?阳阳“失联”之前,又发生了什么呢?身上那些伤痕是哪里来的

这些,对破案来说,都至关重要。

另一边,警方的调查,也在进行。

但他们对这个19岁的少年,一无所知,只能先从老白夫妇这里“下手”。

从太平间离开的第二天,老白家里就有警察到访。

“孩子平时的性格怎么样?有没有听说过在外跟人结怨?”

“没有,他从小就很乖,也从不抽烟,一直是老师同学眼中的好学生。”

老白神色凝重,双手交叉握住,低头看着自己的灰色居家拖鞋。

“最近有没有发生什么不寻常的事?孩子有什么异常吗?”

警方话音刚落,刚端起茶杯的妻子,或许是心不在焉,手一抖茶水撒了一桌,老白赶紧伸手去搂住妻子的肩膀,看了她一眼,忧伤的神色中分明夹带了一丝不明所以的慌张,继而语气镇定:

“离家出走前,阳阳跟我们吵过架,不过是小事……”

直觉告诉警方,这事绝对不简单。

但案子依然疑点重重,孩子到底是他杀还是自杀?他杀的话,凶手在哪里?动机是什么?自杀的话,又是因为什么呢?老白夫妇是否在隐瞒什么?

1封亲笔信  揭开了案情……

案情的转机,出现在阳阳一个同学身上。

这个孩子是阳阳在学校最好的朋友,他是在警方找到学校后,才知道阳阳已经没了。

老白夫妇到警局的时候,孩子已经在等着了。

外面的雨,还在下着。

这个男孩缓缓道出了一些“隐情”——

“向阳以前是个很阳光的人,但从去年初开始,就好像有很多心事,他不愿说,我也没问。

这段时间他住在他男朋友那里,上个星期我才去那里见过向阳,他说想家了,让我去陪他说说话。

那个男生好像对向阳挺好的,已经大学毕业在工作了,是自己租的房子,经常需要出差,所以很多时候都是向阳自己在家。

本来我打算一辈子都替向阳守住这个秘密,但我也不想他走得不明不白,希望说出来能对案情有帮助,还向阳一个公道……

如果知道那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我一定多陪陪他……”

这个跟阳阳一样才19岁的孩子,已经泣不成声……

那个住所,是他们的最后一丝线索了。

警方联系到了房东,开了门。

他们在抽屉里发现了两封信。

其中一封写着“给亲爱的爸爸妈妈”,另一封,应该是给在这段时间里照顾阳阳的那个男朋友的。

老白颤抖着手打开了这封儿子的绝笔信,而案情也渐渐浮出了水面:

爸、妈,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不在你们身边了。我解脱了。

从来没有想过艾滋病、HIV这些词,会发生在我身上。

它太远了,远得我从来没有听说过。

爱情是什么?性是什么?

很遗憾我是在变成HIV携带者之后,才接触和了解到这些概念。

我好想说我不是一个坏孩子,我只是太好奇了,性是什么感觉?

我以为试一试没有关系,也以为男男之间不会怀孕,就可以不戴安全套,以为没有怀孕的烦恼,所以跟不同的人玩玩也没有关系。

但是一切,已经来不及了……

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备受宠爱的孩子,但后来我问自己——

  • 哪怕我喜欢的是男的,你们也一样爱我吗?

  • 哪怕我染上了HIV,你们也一样爱我吗?

我没有找到答案……

记得去年在医院确诊时,感觉整个世界都变黑了,只有我们3个人伫立在黑暗之中。

当着医生的面,爸爸一巴掌打在我脸上,说脸都被我丢光了,妈妈在旁边哭,我知道你们很无助,但我,又何尝不是呢?

后来,我们家,似乎就再没有安宁的日子了。

爸爸常常很晚才下班回家,妈妈在家,但也犹如没有在家一样,我每天躲在房间,最期待你们来敲我的门,也最怕你们来敲我的门……

你们常常为了小事争吵,我知道,我毁了自己的人生,也毁了你们的。

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不要怪任何人,收留我的男孩,是个好人,也别担心,我知道自己的状况,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生,他是安全的。

离开家后,我每天,用烟头烫在自己身上,试图麻痹自己,但其实也没有用,我一直在想,我留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意义?艾滋病是世界末日吗?好像是的吧。

连最亲的家人都没有办法接受我,何况别人呢?只有我离开了,我们才会一起解脱吧。

我不想害人,不想这里变成凶宅,我去了那条我们一起在那合影过的登山道,我选择在那里结束自己的生命,离开的时候,我是快乐的。

对不起,我不能再做那个让你们骄傲的孩子了,现在我走了,希望你们不用再因为我而难堪。

爸、妈,我爱你们。希望来生,还能投胎做你们的孩子,一个健康的孩子。

案情,就此水落石出。警方最终以“自杀”结案。但阳阳,真的是自杀吗?

如果有人告诉他……

性取向并没有错,喜欢一个人本就应该是很美好的从心的选择。但男孩子也一定要记得做好防护措施,因为肛门黏膜比阴道黏膜更薄更脆弱,所以“后入”时更要做好防护,而避孕套不止是用来避孕的,更是用来防病的

如果有人告诉他……

在高危性行为后的72个小时内,服用阻断药物,有很大几率可以阻断HIV病毒的“生路”;

如果有人告诉他……

艾滋病≠被判死刑,哪怕被确诊为HIV携带者,只要好好吃药,这种病其实就像一种慢性病,可防可控,携带者甚至可能达到跟正常人一样的寿命;

如果有人告诉他……

无论发生什么,爸爸妈妈都一样爱你……错不在你,错在我们没有走近你内心,也没有领你走出迷惑……

那么,结局是不是会不一样?

然而,这个世界上最遗憾的就是:

没有如果

很多时候

比疾病更可怕的

是人类的无知和偏见

同性恋跟疾病并没有直接关系

不戴套、多个性伴侣才是HIV感染的元凶

我们要做的

从来不是去批判谁

而是去认识疾病、预防疾病

但是关于艾滋病

你真的了解吗?

点击图片购买美国爱卫HIV唾液检测试纸

据深圳市疾控中心统计

2019年深圳的HIV携带者和艾滋病患者

新增了2047例

其中男性患者占了91.8%

这些新增案例中

97%都是通过性传播被感染

其中男男同性传播占比高达57.7%

性取向从来没有错

去爱谁、能爱谁

不应该成为一种迫于世俗和舆论的选择

而应该是一种

纯粹的、无从解释的、遵从内心的快乐

希望我们不再谈“艾”色变

希望你在放心勇敢去爱的路上

也可以积极地去防“艾”

原创文章,作者:无艾网管理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5hiv.cn/1035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微信
联系微信
在线QQ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