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不出的艾滋阴影 怎么办

逃不出的艾滋阴影 怎么办:本文导读:东非草原上,太阳照常升起。小说里,凯伦看见了情人狩猎归来的身影。国家公园里,外国游客悠闲地看自然界弱肉强食。小编为大家介绍艾滋病的故事。

  “每当我在夜里醒来,躺在那儿侧耳倾听,我便满怀向往,向往重返非洲。”明威笔下的非洲,是自由奔放的。他在肯尼亚狩猎,在荒原上满不在乎地抨击文坛风云。是不是在非洲呼吸就能更加自由畅快,是否看过了非洲极苦,回归生活后就会更加幸福快乐?

  2009年11月9日,肯尼亚洛得瓦附近的Kokuru。来自肯尼亚北部偏远的图尔卡纳部落的小男孩对着相机嬉笑。当时,村民们正等着看其他村民是否会推选自己发放食物救济。当地村民通过民主投票程序自己决定哪个家庭应该得到食物救济。当选的村民一般把食物分给那些遭受损失的村民,因为总是僧多粥少。

  “每当我在夜里醒来,躺在那儿侧耳倾听,我便满怀向往,向往重返非洲。”

  抵达非洲的第一个晚上,海明威在日记里写下了这样的文字。海明威笔下的非洲,是自由奔放的。他在肯尼亚狩猎,在荒原上满不在乎地抨击文坛风云。是不是在非洲呼吸就能更加自由畅快,是否看过了非洲极苦,回归生活后就会更加幸福快乐?

  刚过去的2010年三八妇女节,艾滋病仍然是全世界最受关注的妇女问题,在肯尼亚,2/3艾滋病感染者是女性,比例远远超过世界其他地区。2009年夏天,我参加了肯尼亚当地的抗艾滋病非政府组织LivingPositiveProgram(LPP)的工作,去了解那个世界。

  消融着乞力马扎罗的雪

  当欧美和亚洲被背包客剖析得不复神秘,东非大裂谷、国家公园、动物大迁徙,这些关键词却吸引了大批外国游客以平均100美元/日起的花销涌进肯尼亚。肯尼亚著名的滨海城市蒙巴萨商贾云集,海边的高级酒店别墅划下了一片片白沙滩,豢养游客的种种浪漫幻想。更重要的是,赤道雪山—乞力马扎罗山雪顶的迅速消融,更是让高端旅行者将肯尼亚早早列入行程单。

  肯尼亚旅游业的传统海外客源地主要是英国、美国、德国、意大利和法国,但因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传统旅游客源市场持续低迷,肯尼亚已开始大力开发中国、印度等新兴市场国家的客源。从广州飞到“非洲小巴黎”内罗毕,驱车往马赛马拉看野生动物,再到安博塞利看乞力马扎罗山,一周左右的旅行成本轻易过万。

  乞力马扎罗山位于赤道以南350公里左右,在肯尼亚和坦桑尼亚的边境地带。在斯瓦希里语中,乞力马扎罗山意为“闪闪发光的山”。由于海拔高达5896米,虽然身在赤道却有皑皑雪顶。山麓的气温有时高达59℃,而峰顶的气温又常在-34℃,植被垂直变化十分明显。虽然乞力马扎罗山并不算在肯尼亚境内,但最佳观看地点却是肯尼亚的安博塞利国家公园。天晴的时候,安博塞利就像是用大象和斑马作前景的照片,而背景就是乞力马扎罗山完整的山体。

  (实习编辑:谢敏华)

原创文章,作者:无艾网管理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5hiv.cn/161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微信
联系微信
在线QQ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