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同艾滋病患者 酒吧里的”香少”们

男同艾滋病患者 酒吧里的”香少”们:有些特殊的酒吧——同性恋酒吧,这个酒吧里的人们大多数同性恋,特别是男同性恋,下面我们来看看酒吧里的男同性恋艾滋病患者。通过介绍大家的认识可能多了,不会歧视他人。

  数字

  A、据中国卫生部统计,截止到今年10月31日,中国累计报告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病人319877名,其中艾滋病病人102323名。其中由性传播途径导致的艾滋病超过50%,已成为艾滋病传播的主要途径。

  B、今年11月24日,卫生部部长陈竺表示,目前我国同性性行为导致的艾滋病传播已占到传播总数的32%,异性性行为导致的艾滋病传播达到40%。

  C、我国官方估计,中国有500万至1000万男性同性恋者。学界估测国内同性恋者约有4000万人。吉林省内同性恋人群还没有确切统计,但保守估计人数在万人以上。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在校大学生同性恋者增多,整个群体趋于年轻化。

  “这是一个危险信号!”长春市相关部门人士表示,同性恋是高危人群之一,同样也是艾滋病的受害者。女女同性恋的感染率远远低于男男同性恋(以下简称“男同”)。“男同”成为艾滋病高危人群的原因是,具有多性伴特点,又不存在怀孕可能,很少有人使用安全套。在发生性关系时,安全套破裂等问题,增加了感染的可能性。

  调查

  “男男同性恋”的真实防艾意识如何?

  11月21日21时,长春某繁华路段附近的M酒吧,从室外看,与其他小酒吧别无两样。

  酒吧里的“香少”们

  酒吧老板直言不讳:“这里客人最多的时候达到100多人,都是‘同志’。”老板说,这个店开了7年,包括他在内,所有员工也都是“同志”,一般来酒吧的人追求的是精神上的放松和自由,培养感情。

  昏暗的灯光下,坐了30多个闲聊的人,半数以上20岁左右,其中有几位穿着时尚、面庞清秀、举止温柔。

  舞台旁的一个台位,独自坐着一个戴耳环的男子。男子自称“香少”,是这间酒吧的常客。

  几杯啤酒后,“香少”直言,他已经奔四,结婚了,孩子5岁。老婆怀孕以后到现在,没与他发生过一次关系。他老婆明知他是“同志”,因种种原因,一直就这么将就过着。

  “我们圈内很多人都结了婚,老婆差不多都在守活寡。”“香少”坦诚地说,“男同”习惯经常换伴儿,彼此发现是一路人,就可发生关系。

  当被问及是否使用避孕套,“香少”笑了笑,一只手托着下巴,一手摆弄着酒杯:“前几次都会戴。因为不戴套,会弄伤彼此。可几次过后,就很少用了。”不开霓虹灯的洗浴中心

  通过“香少”的指引,记者来到“男同”们经常聚集的长春某知名洗浴中心。

  11月21日23时15分。该浴池里漆黑,没有灯光,似乎并未营业。

  站在门外观望,发现陆续有男子进入浴池。穿过走廊,摸黑上到三楼吧台,交钱后进入洗浴间。

  3名男子正在淋浴,见有陌生人进来,不约而同将目光投向来者,上下打量。据观察,所有洗浴者都出双入对,与先前在酒吧见到的衣着光鲜的少男们不同,在此聚集的男性大多都40岁左右。

  走进休息室,包房里都是两个男人挤在一张床上相拥而眠。

  浴池经理说,他本人和浴池的大部分员工都是“同志”,由于主要针对“同志”人群服务,所以浴池很低调,平时尽量不开霓虹灯。

  “我也是‘同志’,我了解这个人群最害怕的就是感染艾滋病。”经理说,过去长春还没有专门的“同志”活动场所,很多人都趁着天黑,在公厕或公园里找同伴发泄。由于缺乏安全教育和必要的保护措施,感染艾滋病的几率大大增加,近几年长春出现专门的活动场所后,情况开始好转起来。

  “香少”说,这种专门的活动场所将原本分散的“同志”集中起来,对于宣传防治艾滋病和提高人群防艾意识很有帮助。在“同志”有需要时,还提供安全套等必要的保护工具,降低了艾滋病在这一人群中的传播几率。

  个案

  11月28日,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明明(化名)的讲述发人深省。

  明明大四时,在哈尔滨实习。因就业前途渺茫,又不想回小城镇的老家找工作,偶然间,他做上了某种特殊服务,才渐渐接受了自己“男同”的身份。目前,他仍处于艾滋病的无症状期。

  他说,当初,纯粹是为了钱。

  “开始每次都用安全套,毕竟刚‘下水’,一是怕得病,再有是避免受伤。”明明说。

  “每天来的客人有几十个,像我这样的服务生有10多个,也没发现有谁染上艾滋病。我们都认为,只有吸毒者才容易染上艾滋病。所以,做了一个多月后,也就跟同行一样,放弃用安全套了。而且,来找服务的年轻人很疯狂,根本不注意安全防范。”明明回忆。给钱多,不戴安全套就做了

  记者:你是什么时候感染的艾滋病毒?怎么染上的?

  明明:5年了,具体想不起来什么时候染上的,但肯定是做服务时得上的。有的“朋友”大方,给钱多,不戴安全套也就做了。也没固定地点,厕所也做过。但是谁传染给我,不敢确定……有几次,弄出血了。我怀疑是那时染上的。在外地,也没考虑那么多,为了生活,没办法。

  记者:有什么异常反应吗?

  明明:那时持续低烧,也没当回事。后来,生殖器官有点反应,结果到医院,发现除了患上性病,还染上了艾滋。

  记者:你一定很难过吧?

  明明:嗯,有点绝望。那时也不知道国家有免费帮助,开始以为要是被发现,就得像吸毒者一样,被关进戒毒所之类的地方。还是3年前,回到长春,在“同志组织”帮助下,才到医院治疗的。5年了,早想开了。未来什么样子,没想过,能活着就没感情的没有防护

  记者:你家人都知道吗?处过女朋友吗?

  明明:疯了?打死也不能让他们知道啊,我家不是吉林省的,过年偶尔回去几天。上大学时,处过两个女朋友。现在也没固定的女朋友。

  记者:得病后,你还经常找“男朋友”吗?有措施吗?

  明明:那得看感情。有感情的“朋友”,我一定会用安全套的。一般朋友,何必想那么多。

  记者:你以后有什么打算?有没有想跟“男同”们说的?

  明明:你是第一个采访我的记者,请你转告他人,不要打扰我们的生活,我们也挺不容易的。如果不是知根知底的同伴,一定要注意防范措施。

  “简单的事儿,把命搭上,不值”

  结束了与明明的交谈,记者又联系了明明的朋友、某同志酒吧老板——阿豪。

  阿豪说,得知明明染上艾滋病后,他马上就去医院检查,所幸没有染上。

  他多次建议到酒吧的“男同”们,一定要注意采取措施。隔段时间,就去医院检查。“现在年轻人都无所顾忌,性活动很频繁,大多数人抱着侥幸心理,不去检查。”阿豪说,年龄大些的,知道安全的重要,年轻人不重视防范。

  聊起明明的遭遇,阿豪叹了口气,“别看他现在这么淡然,其实,他很后悔。他无数次跟我说过,成为‘男同’,他不后悔。但就因为不戴安全套,这么简单的事儿,把命搭上,不值啊。

  (实习编辑:谢敏华)

原创文章,作者:无艾网管理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5hiv.cn/170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微信
联系微信
在线QQ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