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同艾滋病感染者笑对人生

男同艾滋病感染者笑对人生:杨旭是一位男同性恋,他交过3位男朋友,后来因为生活的放纵感染了艾滋病,但是他没有自暴自弃,依然笑对人生。艾滋病“男同”杨旭笑对生活,广州某大学26岁的毕业生杨旭(化名)说“我是男生,我相信爱情,我想和…

  杨旭曾交过三个男友,都曲终人散。在曾经的空窗期,他放纵自己,不断地寻求“一夜情”,最终感染上性病和艾滋病病毒。然而,他笑对生活,不曾有任何“恐艾”的心理阴影。

  对爱忠贞对性放纵让他身染艾滋病

  杨旭很阳光很帅气,有时候,杨旭跟陌生人打招呼,第一句话便敞亮的说,“Iamgay(我是同性恋)”。杨旭很靓仔,瘦瘦高高,长相与说话都斯斯文文。去蒲吧,他经常被一些女孩视为“碟中菜”,主动上来搭讪的也都是女孩,为此他觉得“很苦恼,很没有成就感”,这倒让另有所图的其他男性气得“吐血”。杨旭说,他的手机里几乎不存女人的号码,平常生活中接触最多的异性就是他妈妈。“我喜欢跟拉拉(女同性恋)交朋友,因为她们不会喜欢我。”

  就在2009年,杨旭和第三任男友散了之后,再也没谈过恋爱。“在我们这个圈子,基本都是网上交友,见面后觉得合眼缘,便在一起。之后交往一段时间,又散了。‘因为不了解而在一起,因为了解而分开’。”杨旭说自己更向往那种从朋友做起、慢慢熟悉,然后两人可以过一辈子的感情。但,这很难——曾经在一起近两年的恋人劈腿,与自己的师弟在一起,杨旭说“我等你”。一直等了两年多,没等到复合。

  杨旭在恋爱中付出总是较多的那一个

  跟男友在一起,杨旭觉得自己是付出较多的那一个,“我宁愿是我送他回家,而不要他送我回家。”在和记者交谈的全程中,杨旭的手时常拿捏着玻璃杯,目光低垂望向杯子,略显腼腆。“我是一个对爱情忠贞的人”。同时,他也不讳言自己有过数量惊人的性伴,“可以按一周一个算”。在网站上,他可以轻松地约到有“419(Foronenight,即一夜情)”需求的人。

  感染艾滋病已两年他不知何时中招

  2010年,杨旭听到医生说,“你还要来复检。”就知道自己“中招”了:感染了艾滋病病毒。他至今不知道是谁传染给自己的。所幸,病毒感染者并不就是病人,艾滋病从感染到发病可以有长达8-10年的潜伏期,期间无症状。只有CD4(人体免疫系统中的一种重要免疫细胞)小于350cells才需要去医院进行抗病毒治疗。目前,杨旭的CD4细胞水平在700cells以上,他为此感到很自豪,说明自己的身体很棒。

  当杨旭知道自己感染艾滋病病毒后,他马上告诉了妈妈。“我正想告诉你,同性恋很容易感染艾滋,你就告诉我你感染了!”电话那头的妈妈镇定地说。杨旭对记者说,母爱是伟大的,自己“出柜”后,妈妈也是以平常心看待,并没有责怪他。此后杨旭还患上尖锐湿疣他因此辞掉工作。

  杨旭称生活要继续好好工作赚钱

  问杨旭今后有什么打算他说“我觉得我比很多人都要健康啊,艾滋病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可怕!”杨旭目前暂时不需要进行抗艾滋病毒治疗,他打算把尖锐湿疣治好后,重新出来工作。“家里经济条件也不算很好。我要好好工作,赚钱、治病。”

  虽然身体暂时无恙,但杨旭不再参加“同志”活动,也不愿让别人知道他感染了艾滋病病毒。“圈子太小,那种看我的眼光实在是太恐怖了!”不过,如果有“男同”喜欢自己,杨旭会直言不讳告诉他“我感染了艾滋病”。对于感情,他说自己有些“心灰意冷”,“找到一个不介意自己感染艾滋的人,实在是太难了!如果有人说不介意,这样的人我都不用考虑(就能认定),他是可以过一辈子的人了。”

  因为时常来省皮肤病医院治性病,杨旭同这里的同性恋门诊的医生成了朋友,无话不谈。大家都被他开朗、豁达的人生态度所感染。近期,杨旭很发愁,不知道该去哪里治疗自己的痔疮。“我去过的医院,医生一听说我感染了艾滋病,便不给我治痔疮了。”如今艾滋病人的就医歧视正困扰着他。

  (实习编辑:谢敏华)

原创文章,作者:无艾网管理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5hiv.cn/170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微信客服
微信客服
QQ客服
返回顶部
本站支持免注册免登陆下单,快递单号联系在线客服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