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艾滋,把每一天当最后一天

因为艾滋,把每一天当最后一天:医生也好,家人也好,他们说的都是理论的、书本的东西,而我们是自己一路熬过来的,只有艾滋患者本人知道哪种药的组合是最好的,副作用是最小的。也只有我们才知道同是感染者的心理和生理感受。

  临近年底,玉文给孩子穿上一件带有圣诞气氛的红绿图案毛衣。一天大部分时间,一家三口都在公司里度过。

 
  在这里,他们接待顾客和朋友。孩子饿的时候,他们一起冲奶粉。孩子需要换纸尿裤的时候,一起抱着去洗小屁股。
 
  悬崖依旧在前方。回望来时路,阿华觉得自己和玉文实在是“属于幸运的那一个”。至于还有什么放不下,阿华觉得对于已经生存了较长年限,属于已经需要服用4线药物的老艾滋病人,政府和社会应该给予更多的扶助。“4线的药物中国还很少,也不能免费,只能病人自己有钱承担才行”。
 

 
  玉文则一直忘不了自己当年刚被宣布罹患艾滋病时巨大的绝望和无助。对于她这样的新患者,她希望社会更多从心理层面给予帮助和疏导。
 
  至于孩子的未来,阿华和玉文不是没有担心,但是他们相信这些年来伴随他们一路成长的家人、医院、朋友就是孩子未来多层的保护者。
 
  阿华一直记得2004年住院的时候,他前、后、右床的病友一个星期内就死了三个。那一年大年初七“人日”晚上,他从医院请假出去吃夜宵,问旁边的病友要不要带点东西“等我回来的时候,他已经被裹起来了”。
 
  “那时候起,我就告诉自己要把每一天当做最后一天来过。这20年,我全部的努力,不过是为了完成普通的生活。”
 
(实习编辑:钟珍)

原创文章,作者:无艾网管理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5hiv.cn/206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微信客服
微信客服
QQ客服
返回顶部
本站支持免注册免登陆下单,快递单号联系在线客服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