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滋病问题聚集

艾滋病问题聚集:“在溶液中准备可以产生高分辨率膜蛋白结构的低温―EM样本很有挑战性。”马里兰州国家癌症研究所的低温―EM专家、结构生物学家Sriram Subramaniam如是说。

  《科学》杂志称,其采访的大多数结构生物学家和HIV/AIDS研究人员,包括一些评论者,并不想谈论这一成果,因为他们与Sodroski的关系密切或者害怕被看做是竞争者在抱怨――其中一些人确实是竞争者。批评言论主要分为两类。结构生物学家认为,由于技术原因,Sodroski的团队不可能通过其使用的显微镜获得6埃的分辨率结构。第二种质疑更令人不安:他们获得的是一个幽灵分子的结构,而不是三聚体的结构。“在溶液中准备可以产生高分辨率膜蛋白结构的低温―EM样本很有挑战性。”马里兰州国家癌症研究所的低温―EM专家、结构生物学家SriramSubramaniam如是说,他曾发表过HIV三聚体的9埃图像。和Henderson及其他结构生物学家一样,Subramaniam怀疑Sodroski团队的样品中是否有HIV颗粒。

 
  他们认为,关键的问题是Sodroski和Mao将其三聚体和以前发表的低分辨率图像“排列”在一起,试图改进已有的成果。这是一种流行的低温―EM技术,但是要求具有颗粒存在的证据,以及需要严格测试以保证任何改进都是真实的。“他们应该做大量的对照试验,但他们并没有。”Subramaniam称。一个经常被引用的实验是将1000台计算机产生的白噪声图像与一张爱因斯坦吐舌头的照片放在一起,最终的图像仍然清晰地显示出这位著名的物理学家。
 

 
  “你从无到有得到一张爱因斯坦的好看照片。”Henderson说,“这就像Sodroski和Mao所做的事。他们拿出一个之前发表过的结构,将原子放到其中的孔里。”而Sodroski和Mao拒绝回应对其研究的批评。
 
  宾夕法尼亚大学的病毒学家、国家科学院成员BeatriceHahn担任PNAS论文的编辑,这意味着她作为一名裁判监督了评议过程。“这是我在30年的职业生涯中遇到的最受热议的课题。”Hahn如是说,她因其HIV起源研究而著名。“在过去将近2年的时间里,我看到了一些批评和回应,双方的理由当然都很合理。”Hahn决定是时候介入其中了。“当某个研究存在一个潜在的飞跃时,或者完全错误,或者完全正确,那么其信息应该(在期刊上)公开。所有人可以对其进行观察,并产生自己的看法。”
 
(实习编辑:钟珍)

原创文章,作者:无艾网管理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5hiv.cn/217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微信客服
微信客服
QQ客服
返回顶部
本站支持免注册免登陆下单,快递单号联系在线客服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