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滋对孩子是压力

艾滋对孩子是压力:除了药物治疗,吴仲仁还以近乎溺爱的方式小心地保护着毛毛的心理,尽可能不让他因为艾滋受到歧视和委曲。“孙子玩电脑能玩一夜,脑子很聪明,学习很好,但初中毕业就不让他上了。怕将来考上大学人家不收,对孩子…

  除了药物治疗,吴仲仁还以近乎溺爱的方式小心地保护着毛毛的心理,尽可能不让他受到歧视和委曲。“孙子玩电脑能玩一夜,脑子很聪明,学习很好,但初中毕业就不让他上了。怕将来考上大学人家不收,对孩子是压力。他能多活一天,我思想就安慰一天,有压力也不能表现出来。”有位外地的好心人前几天打电话,让毛毛到他那去找个工作,也被吴仲仁谢绝了:“我哪都不想让他去,就让他跟着我,我看到底能活多久,我们已经打破了很多专家的预言,我们还要扛下去”。

 
  “毛毛好交朋友,后边经常跟一堆,是小孩头,品行好。到了上学年龄,他瘦小瘦小的,肚子鼓多大,上学老师都不要,说坐不到板凳上。可是毛毛就想上学,想跟孩儿们在一起。小孩哭我思想也不痛快啊,我跟老师说,不管咋说让他坐墙角听听。”吴仲仁不住地絮叨着,心酸中又有一丝欣慰:“你看他现在都有1米72了。”他不断强调着孙子的病情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免疫细胞里还有艾滋病毒,但基本检测不到。他看着毛毛和周围的孩子一起玩耍,觉得和正常孩子没什么两样。
 

 
  17岁的毛毛正值青春叛逆期,除了不爱说话,和许多孩子一样,爱电脑爱玩游戏,最擅长的是“英雄联盟,都满级了”。去年他到县城打了4个月的工,挣了4000元,悉数交给爷爷。“因为爷爷最亲,是世界上最亲的人。”
 
  “毛毛的想法大着哩。他说还要出去打工挣很多钱,搞一个技术活,学有专长。”吴仲仁说,只要毛毛好好地站在他身边,就是他最大的希望。也正因为有着这样的念头,吴仲仁始终提着一股气,这股子劲头使他反而比同龄人要显得年轻不少。
 
  从上世纪70年代就开始从医的吴仲仁没想到后半生会和艾滋病打交道,如今他还担任着郭屯村卫生所所长。全村共1700多人,有120多个艾滋病人。令他高兴的是,现在村里艾滋病人死亡率已经大大降低,接近正常人死亡率了,病情也都控制得比较好。
 
(实习编辑:钟珍)

原创文章,作者:无艾网管理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5hiv.cn/218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微信
联系微信
在线QQ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