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怜的艾滋病孤儿

可怜的艾滋病孤儿:全世界累计已有4730万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病人,15岁以下感染了艾滋病病毒的儿童已超过400万。世界范围内艾滋病至少已使近1000万的儿童成为孤儿。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这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希望大家能关爱艾…

  童年的时候,你在做什么?跟爸爸撒娇要买玩具,被妈妈押着去学外语……当不满足的时候,你会叹气:“做小孩好辛苦!”可是广西柳州的艾滋孤儿阿龙不会。他一个人洗衣做饭,一个人喂鸡养狗,一个人读书识字,一个人入睡。他从不觉得自己很辛苦,尽管他今年只有6岁。

 
  柳州市马鹿山脚的牛车坪村是一座依山而建的村落。道路尽头是3间修建得很简陋的房屋,这里就是6岁阿龙的家,一个人的“家”。其中一间独立小屋的外侧,因为有几块青砖摞成的“灶台”以及装了陶瓷便盆的“厕所”,“设施”相对齐全,于是就成了阿龙的“主卧”。另外两间相连的平房,破烂不堪的木门象征性地掩着,没有门锁。他最常做的事,就是搂着那条叫“老黑”的狗,望着通往外界的那条路发呆。父亲过世后,阿龙就没再下过山。
 

 
  阿龙的父亲是牛车坪村的村民,母亲则是从外地嫁来的。6年前,阿龙的父母在山上搭了房子,一直住到去世。和阿龙比较亲近的只有84岁的奶奶。奶奶时常来看他,但不是每天都来。奶奶在房子旁的空地上种了两块菜地,一块种菜心,一块是韭菜,她说这些够阿龙平时吃的了。奶奶一般是下午来,为阿龙做好饭就走。至于洗澡洗衣服这些,阿龙说他自己会洗。阿龙不知道什么叫“艾滋病”,他只知道,原来一起玩的小伙伴不敢再靠近他;手被烫伤,医生不敢处理伤口;就连唯一可以依靠的奶奶,也不愿跟他一起住。一如既往跟着他的,只有“老黑”。“老黑”是一条黑色的雌性土狗,阿龙养了好几年。
 
  阿龙的情况很让人揪心,但是村委能做的,只能是确保他一时的衣食无忧。虽然已经帮他申请了低保,但阿龙的成长光靠每个月70元的救助以及热心人的接济是远远不够的。对于阿龙的病情,涉及到使用抗艾滋病毒的药物都是免费的,但是在此之外的药物,就需要自己负担。由于阿龙的家庭情况比较复杂,社会福利院无法接收。阿龙父亲去世后,阿龙父母因为艾滋病而死的消息就在村里传开了,而阿龙的检测又证实其本身为艾滋病病毒携带者,校方迫于压力没有答应让阿龙入学。
 
  天将黑了,阿龙开始准备晚餐。他左手虎口处的皮肤结了一个很大的疤痕,是前几天煮饭时不小心烫到的。此时阿龙在“厨房”里忙碌,往小铝锅里放米、倒水,自顾自地将锅架在“灶台”上。阿龙生火的速度令人吃惊,将几根干柴折断塞到锅底,接着点燃一团废报纸塞进去,几秒钟干柴就燃起来了。晚餐出锅了。白饭拌菜心,没有油,也没有盐,更没有其他作料,阿龙大口大口地吃得津津有味。他说,一个人吃不完,剩下的就给“老黑”吃。
 
  目前,全世界累计已有4730万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病人,15岁以下感染了艾滋病病毒的儿童已超过400万。在世界范围内艾滋病至少已使近1000万的儿童成为孤儿。到2020年,全世界范围内将有4100多万15岁以下的儿童因失去母亲而变成艾滋病孤儿,并在为生存而挣扎。
 
  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这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希望大家能关爱艾滋病孤儿,帮助他们健康地成长。做为一名艾滋病预防工作者,职责是传播艾滋病预防知识。教育,我们任重道远!
 
(实习编辑:钟珍)

原创文章,作者:无艾网管理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5hiv.cn/279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微信客服
微信客服
QQ客服
返回顶部
本站支持免注册免登陆下单,快递单号联系在线客服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