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迷信处女能治艾滋病 众多女童被家人卖初夜

缅甸迷信处女能治艾滋病 众多女童被家人卖初夜:为了还债及缴交兄弟的学费,其母两年前以约2.3万港元(约合1.9万元人民币)将她的初夜卖给一名男商人。武伊得悉母亲出卖她后,痛哭了一整晚。其母担心武伊会痛,“体贴”地花钱让她事前接受麻醉,翌日武伊便陪伴…

  缅甸不少贫穷家庭生活拮据,加上社会仍迷信与处女交合有益健康,有父母不惜出卖年幼女儿的童贞,赚取可观回报。不少女童因而从此沦落风尘,惨成雏妓。

  据香港《东方日报》网站8月18日报道,有英国媒体到缅甸仰光,访问化名“武伊”的16岁少女。她表示,父亲再娶后母亲沦为妓女。为了还债及缴交兄弟的学费,其母两年前以约2.3万港元(约合1.9万元人民币)将她的初夜卖给一名男商人。武伊得悉母亲出卖她后,痛哭了一整晚。其母担心武伊会痛,“体贴”地花钱让她事前接受麻醉,翌日武伊便陪伴了男商人一整天,失去童贞。武伊后来到了一间妓院工作,两个月后沦为流莺。

  有妇女组织表示,贩卖童贞及雏妓问题起源于贫穷,加上当地不少人迷信童贞有益健康,甚至以为可治疗艾滋病,令处女有价有市。据联合国及缅甸政府前年估计,当地约有4万至8万名介乎15至49岁的妓女。

  >>小编推荐:

  澳门司警破获跨境卖淫案 多少卖淫女患性病带毒上岗?

  16岁卖淫集团首脑现身澳门 怎么防范“艾滋肉弹”?

  温州破获特大卖淫案 安全套并不能完全防性病

  相关阅读:揭秘一个艾滋卖淫女的残酷生存真相!

  在一些人看来,卖淫女染上艾滋是咎由自取、罪有应得,也有很多人同情她们,但,无论是谴责还是同情,那都是旁人眼中的艾滋卖淫女。她们的世界究竟是怎样的?股城网揭秘了一个艾滋卖淫女的残酷生存真相!

  艾滋卖淫女是妓女中最不幸的一群。她们没有自尊,没有关爱,没有白天,没有希望,她们在黑暗的地狱里苦苦挣扎,随时准备着被黑暗吞噬。如果说妓女是最后的拯救者,那她们只能是被拯救者中最后的一批!艾滋卖淫女首先是卖淫女,为了生存,她们在很早的时候便下海卖身,靠出卖自己的身体来维持生活。但她们比一般的卖淫女更不幸,因为她们染上了号称“死亡杀手”的艾滋病,而她们染病的来源,无外乎两个:卖淫时嫖客感染与没有防范的吸毒行为。

  多数艾滋卖淫女都有一个不幸的童年。家庭的贫困、父母的离异,在缺少关爱的童年里她们过早地体验到生活艰辛。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但真正能当家的又有几个?当她们因贫穷而辍学,因家庭的冰冷而出走时,她们的悲惨遭遇便注定了。很多卖淫女是从吸毒的男友那里传染的。艾滋卖淫女大多很小就在社会谋生,从十几岁开始,她们像秋风拂过的黄叶,不知道家的方向。由于年幼无知,由于缺乏爱,她们对来自异性的任何一点关爱都如获至宝,甚至那只是一支五毛钱的冰棍。她们分不清好人和坏人,分不清好意还是坏意,轻易地委身于人,以为那就是爱情,并将他当作她们的男友。

  然而因为身处社会底层的关系,她们的男友多数是地痞、流氓、社会无业青年。吸毒、偷盗、抢劫、敲诈,这是他们“患难与共”的伙伴。在这样的氛围里,卖淫女因男朋友而吸毒,又因为吸毒而染上艾滋病,又因为筹毒资而去卖淫,她们在欲望的泥潭里越陷越深,不能自拔。海南的阿兰便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现年22岁的阿兰,来自湖南。她的身世异常坎坷,经历也十分复杂。从小她就没有感受过来自父母的关爱,因为她是女孩的关系,父亲在她很小的时候便离家出走。十四岁那年,因为家里没钱,她连初一都没有念完就走进社会,当过保姆,卖过夜市,当过服务员,搞过传销,后来又经劝说进歌舞娱乐场所坐起台,当小姐。十八岁那年她结交了一位男朋友,谁知他却是一个吸毒者,阿兰的病就是让他给传染上的。

  不过,大部分的卖淫女是因为嫖客而染上艾滋病,尤其是某些外国嫖客。虽然很多卖淫女要求嫖客在交易时戴上安全套,但相当一部分嫖客却嫌麻烦而拒绝使用,这便为卖淫女的染病埋下了祸根。广东省疾病控制中心和暨南大学的一项研究发现,女性吸毒者有较高的艾滋病病毒和梅毒感染率,她们在以性交换毒品或钱时,安全套的使用率只有7%和46%。从这一点说,卖淫加吸毒的女人,是艾滋病的高危险源,而一旦控制不力,她们便会以很快的速度向嫖客和一般人群传播。因而有人甚至称她们为“艾滋肉弹”,类似于恐怖行动中的“人肉炸弹”。

  艾滋卖淫女在社会上游荡,然而我们很多人却对此无动于衷。人们普遍认为,她们这叫自作自受,谁叫她们做那见不得人的事?这当然与中国人的传统观念有关,做过坏事就要受到惩罚,所谓恶有恶报是也。但这样一来,由于害怕社会的歧视,大部分艾滋卖淫女隐瞒自己的病情,根本不去采取防护措施,致使疾病得不到很好的控制。更有甚者,怀着报复社会的心理,与多个男性发生关系,致使他们中间的人不同程度地感染。

  前面提到的阿兰就怀着这样的报复心理。当她知道自己被男友传染上艾滋病后,出于一种报复的缘故,三年中她曾与多名嫖客发生过性关系。稍有常识的人便会知道,三年中,假若阿兰和30名男性发生过关系,那么隐藏在这30名男性背后,便是他们的妻儿及其他与他们有染的女人有可能传染。这样算起来,光由阿兰这条传染链,便至少会导致数百人染病,这并非骇人听闻!

    既然艾滋卖淫女是传播艾滋病的高危人群,那么便应采取果断措施来有效控制她们的传播。其实国家对艾滋卖淫女很早就采取了防范措施。1991年9月4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通过的《关于严禁卖淫嫖娼的决定》的第5条规定:“明知自己患有梅毒、淋病等严重性病卖淫、嫖娼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以五千元以下罚金”;简称为“明知有性病而卖淫嫖娼罪”。然而在操作过程中却困难重重,主要表现为:判罚的失效化、警示制度的空洞化、司法机关的冷漠化。

原创文章,作者:无艾网管理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5hiv.cn/281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微信客服
微信客服
QQ客服
返回顶部
本站支持免注册免登陆下单,快递单号联系在线客服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