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利德提价HIV老药为新药铺路

通过提高老药价格,促使患者更新药物,是制药业长久以来惯用的商业策略。在开发出新一代抗艾滋病药物后,吉利德科学(Gilead Sciences)开始使用该措施拓展市场。

高文(Cowen &Co)投资公司分析师研究指出,吉利德通过对一些老药提价7%~10%,带动了其年收入的增长,今年1月份已开始见效。

吉利德4年前开发的四合一复方口服药物思必得(Stribild)就是其中一个,其批发采购成本提高了7%。思必得是2012年8月由FDA批准的一种四合一HIV-1感染治疗药物,其组分为埃替拉韦(Elvitegravir)、考比泰特(Cobicistat)、富马酸替诺福韦酯(TDF)和恩曲他滨(Emtricitabine)。吉利德的另一品牌药康普莱(Complera)也提高了7%的价格,康普莱于2011年8月被FDA批准上市,今年1月份的涨幅达5%和7%。

随着价格上涨,思必得的批发成本现已达到2890美元/月,康普莱的加权平均成本(Weighted Average Cost)为2508美元/日。

促进新药老药销售

这样一来,这两个较早上市的药品比吉利德的抗HIV新药更贵。康普莱销售价格已超过今年3月获得FDA批准的改进型新药Odefsey,而思必得的销售成本也超过了其继任新品Genvoya。

这两个新开发的复方片剂是通过使用富马酸替诺福韦艾拉酚胺(TAF)替代上一版药物成分之一TDF的设计,来减少原先药物的副作用。

事实上,吉利德通常每年会提高一次药品价格,但高文公司分析认为,其最新的提价现象偏离了历史模式。

在最近的一次投资者说明中,分析师解释道:“我们猜想,对含有TDF成分药物采取的提价措施,意在2018年TDF专利到期前,推动市场加快TDF向TAF的转换。”

涨价策略不仅仅是一种促进新开发药品销售的方法,也是在品牌老药专利到期前,尽可能实现更多销售收入的措施。

吉利德一直是抗艾滋病社会活动家们备受关注的企业,其早期开发的药物因高额使用费用受到了极大地抗议。最近,位于洛杉矶的艾滋病健康基金会,在戈德曼·萨克斯(Goldman Sachs)医疗保健会议上,发起了一项抗议活动,基金会控诉吉利德在今年早些时候通过实施有计划的反竞争方式,来延迟TAF开发,在TDF药物专利到期时,以此防止仿制药生产商抢占市场份额。为此,该组织要求立法部门和FDA调查吉利德操控专利和反垄断违法行为。

抗HIV市场吉利德占优

除了HIV药物的定价事件,吉利德还曾因其开发的丙肝新药Sovaldi的高价问题而饱受舆论炮轰,Sovaldi的日均定价为1000美元,每个疗程的费用高达84000美元。随后上市的抗丙肝组合复方新药Harvoni的疗程费用更是高达94500美元。

2015年,这两种新药共为吉利德带来了190亿美元的销售收入,被称为有史以来上升速度最快的“重磅炸弹”药物。

目前,吉利德丙肝药物定价的折扣已经开始大幅上升,一些分析师预计,降价幅度可达40%多。吉利德对最新上市的丙肝新药Epclusa也采取了截然不同的策略,并未看齐前两款药物Harvoni和Sovaldi的高价标准,而是将Epclusa的疗程价格定为74760美元。Epclusa在今年6月底刚刚被FDA批准上市,是含有索非布韦(Sofosbuvir)和新药韦帕塔韦(Velpatasvir)的固定组分复方新药。

尽管支付方对定价问题的权益争取日益强烈,一些直接的竞争者也在挤占市场份额,但吉利德最近的涨价行为显然没有体现出对支付方的任何折扣。在抗HIV领域,吉利德最大的竞争对手是葛兰素史克与辉瑞的合资子公司ViiV,该公司已经拥有自己开发的新一代抗HIV药物Tivicay。不过,吉利德与ViiV未来是否会出现竞争性的定价现象还有待观察。

全球数据(GlobalData)分析师大卫.弗莱托尼(David Fratoni)认为,虽然ViiV显示出了强大的竞争力,但含有TAF的新药获批必定有助于吉利德在HIV市场上保持领先地位。TAF产品线包括去年11月和今年3月FDA批准上市的Genvoya、Odefsey,以及今年4月初FDA批准的Descovy,这3个药物将有助于吉利德应对ViiV的竞争策略,并进一步巩固已经建立的强大的抗HIV产品线实力。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中国无艾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5hiv.cn/48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微信
联系微信
在线QQ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