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为改变干预在艾滋病预防工作中的应用

行为改变干预在艾滋病预防工作中的应用:研究人员对旨在减少艾滋阴性男同HIV风险行为的简单干预研究进行了整合分析并得出结论,认为这类技术被证明确实对有待改善的风险行为有重要影响。

   面对面干预效果最佳

 
  研究人员对旨在减少艾滋阴性男同HIV风险行为的简单干预研究进行了整合分析并得出结论,认为这类技术被证明确实对有待改善的风险行为有重要影响。
 
  还有证据表明进行此类干预最好的方法是面对面,而非通过互联网、电话或手机应用。此外,实施干预最理想的“学习时机”是在参与者刚做完艾滋病毒检测或是之后不久。
 
  干预措施,包括帮助参与者为自身设定目标、帮助他们理解并调整自我合理化主张或对立思维等,极有可能带来行为改变。如果项目可以让参与者对自身及其行为风险感受到不同而非获取新信息,就会更好地开展。如果项目是依据明确的行为改变理论,干预效果则会更好。
 
  然而,尽管上述分析有明确的证据表明这类干预措施会引起行为改变,但作者们也认为艾滋病预防形势在过去几年中发生了根本性变化。这一研究发表于2002年至2014年间,可能是在其出版日期前至少两年进行的数据收集。这些数据中都没有包含可预见结果的血清分类或是血清定位(基于性伙伴的已知检测结果选择是否使用安全套或扮演何种性角色)、暴露前预防(PrEP)的采用、基于性伙伴病毒载量的决策、或协商性安全协议的使用,即便作者们努力寻找过测量这些数据的研究。
 
  在这些作者们对研究有效性进行统计归纳的诸多研究中,只有一项结果测量是充分普遍的:干预是否减少了无套肛交行为。即使该测量以不同方式判定(无套性行为的次数、无套性伴侣的人数、无套性行为发生在长期伴侣还是临时伴侣间、性伴侣的艾滋病感染状况或是假定状况等),并且在不同的时间段进行,无套性行为在经过了11次的行为改变干预后大体上减少了25%。


  设计现代行为干预模式
 
  因此,弗劳尔斯(Flowers)和同事们提出了一个面向男同的现代行为干预模式。


  模式包括:
 
  l最初的“同伴导向型可视援助”交流,不仅涉及健康风险,还会强调现代HIV病毒传播风险的复杂性,讨论血清分類法、无套性行为、暴露前预防、治疗即预防和毒品与酒精使用等方面。


  接下来转入一对一的咨询阶段:
 
  l首先关注咨询者认为存在风险或无益的单个事件(比如未使用避孕套、漏服预防药物等);
 
  l转向可视援助,让咨询者对实际风险和导致风险的过程(情感需求、极度兴奋、太忙而无暇顾及等)有一个正确认识;
 
  l引导咨询者思考衡量不同行为/策略的利弊,以及他们可以如何改变。
 
  l协助咨询者制定行动计划,帮助其降低未来风险或鼓励健康行为。
 
  保罗·弗劳尔斯和同事们希望这种干预模式可以成为真正适应艾滋病毒预防新形势的行为干预研究主题。
 
  “我们坚信是时候让研究进行多种结果测量了–现在的研究早已过时。我们虽不能代表英国国家健康研究所(NIHR),但是我们认为测试后干预模式值得考虑,以增加有需求人员的测试频率并鼓励其采取暴露前预防措施。但是,艾滋病毒检测对于一部分人而言是一个‘适合教育的时机’,我们希望那一时刻的触动可以帮助他们保持积极的改变。”

原创文章,作者:无艾网管理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5hiv.cn/661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微信
联系微信
在线QQ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