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六针抗艾滋,远离吃药不是梦?

一年六针抗艾滋,远离吃药不是梦?:让所有感染爱滋的人都能发现爱滋、治疗爱滋、控制爱滋,这样人类就可能在2030年以前,也就是未来十五年内,终结这场跨世纪蔓延的爱滋疫情。

  一年六针抗艾滋,远离吃药不是梦?

  想象一下,每两个月打一针,可以让健康人不用担心感染爱滋,也可以让已经感染爱滋的人不用每天吃药。这样是不是很方便呢?你愿意加入吗?

  艾滋五十岁生日,疫情可告终?

  从1981年6月美国首次报告艾滋病例算起,今年正好是人类发现艾滋病满三十五年,也是何大一博士发明鸡尾酒疗法二十周年。虽然爱滋已成为慢性病,不再是绝症,可是预防和治疗爱滋仍然充满挑战。保险套不是人人爱用,幸好推陈出新的药物疗效卓著,让患者平均寿命直逼正常人,更厉害的是,吃药不只能控制艾滋病毒,还能预防爱滋传染。因此世界卫生组织喊出「终结爱滋疫情」的口号,希望透过铺天盖地的扩大筛检、扩大治疗,让所有感染爱滋的人都能发现爱滋、治疗爱滋、控制爱滋,这样人类就可能在2030年以前,也就是未来十五年内,终结这场跨世纪蔓延的爱滋疫情。

  但是,我们真的能在2030年,也就是爱滋即将迈入五十周年时,把爱滋疫情结束在我们这一代手里吗?恐怕没办法这么乐观。世卫给各国订定的中程防治目标是2020年爱滋筛检、治疗、控制都要达到九成以上(所谓的90-90-90),目前看来能成功达标的国家寥寥无几,预估连美国、英国都达不到。台湾最近的成绩是75-73-87,要达标也有一大段距离需要赶上。

  关键不在病,在于人心

  为什么这么困难?有病就吃药,不是很容易吗?关键在于病毒附着于人,而病人是容易受到心理和社会影响的,特别是多年来与爱滋如影随形、挥之不去的污名。35年来,人类对于爱滋的恐惧,已不再是死亡和丑陋,而是疾病曝光后被社会投射或连结的印象:吸毒、嫖妓、同性恋、行为不检点等等,甚至可能导致家族蒙羞、退学解雇,这样的烙印让患者不敢把生病的事实告知亲朋好友,必须独力面对双重煎熬:健康已经亮红灯,可是万一被人发现怎么办?在隐私和健康之间,许多人宁愿选择前者。就医、治疗,成为心中百转千回的权衡拉锯。

  闹钟响起,吃药心事谁人知

  每天吃药,恰巧是可能被人发现生病的线索之一,尤其医师都会强调每天要按时服药,有延误或遗漏就可能让病毒突变、死灰复燃。我的许多患者,会在手机订闹钟,提醒自己吃药。但每天闹钟响起时,也提醒了生病的事实,对年轻朋友造成心情上的负担。每天要记得吃药,不能忘记,也成为打拼学业或事业之外,另一个心理压力的来源。假如不小心忘记吃药了,就会焦虑指数飙升,担心病毒冒出来作怪、治疗失败。更辛苦的是,出国旅行或返乡过节原本是开开心心的事情,一旦忘记带药回家就成为恶梦,有人只好搭飞机、坐高铁回去取药。病友社群甚至在脸书和LINE成立了「借药平台」互通有无,来应付这样的紧急状况。

  患者如果自己独居还简单,如果租房子有室友、或是跟父母家人同住,每天都要担心药罐子、药袋、处方签,被同一个屋檐下的人发现。许多患者在医院领到药之后,不是转身离开,而是赶紧乾坤大挪移,把药丸或胶囊全拆封装进维他命的瓶子里,再把所有包装、标签、药袋都扔进医院的垃圾桶,才能安心回家。即使这样,有时还是要编理由向旁人解释为什么每天要吃「维他命」。

  「我就要这样每天吃药,吃一辈子吗?」是许多患者共同的心声。

  打针换吃药,指日可待

  爱滋感染者这样特殊的处境,让长效治疗药物成为众所期盼的明日之星。我在门诊询问,如果一个月或两个月打一针,就可以摆脱每天吃药,你愿不愿意?大部分患者都宁愿挨针、不要每天吃药,而且非常期待这一天的到来。

  美国今年即将开始第三期临床试验的新药研究LATTE,使用两种肌肉注射的长效抗爱滋药剂,在第二期临床试验有相当好的效果,跟吃药相比,效果毫不逊色,也很安全,注射部位的疼痛、局部反应和全身反应,都在受试者可接受的范围。这两种药剂,其中一种是已上市多年的「恩临」(利匹韦林)改成注射型,另一种是常用的「艾生特」同类注射药物。患者先吃药把病毒控制稳定,再接受每个月注射一次、或每两个月注射一次,观察近一年的结果,两组疗效相似,研究人员还在做最后评估,可能采取每两个月注射一次的时间表,进入第三期临床试验,预计两年到四年之后完成,如果一切顺利,最快在2019年就可能上市。

  除了LATTE研究的药剂之外,还有其他长效注射药剂也在紧锣密鼓地试验中,包括何大一博士发明的爱滋新药,一直都有令人期待的成果发表,都相当值得关注。

  防治艾滋,有更多可能

  打针换吃药,因为能摆脱吃药带来的不方便和种种困扰,预期可以让更多爱滋感染者愿意接受治疗,也能让一些行动不便、记忆力差、吞药困难、地处偏远、害怕露脸(例如公众人物)的特殊患者能有另一种治疗选择,例如「送药到府、打完就走」的外展治疗计划,就能帮助老年独居、无人照顾的爱滋感染者,继续获得理想的治疗,不怕忘了吃药,只要定期打针就能保持身体健康。

  同样也令人期待的是定期打针、预防爱滋。今年很夯的事前预防投药,虽然预防爱滋的效果非常好,但必须每天口服一颗,而且停药后药效就开始减退,不到七天就没效了。对于年轻朋友来说,每天记得吃药是很麻烦的事情,他们也会担心吃药被人发现,招致不必要的猜疑,如果能每两个月到医院或诊所打一针,就有同样的预防效果,就可能让接受度大幅提高。这些也是长效注射型药物备受期待的另一项可能用途,有待科学家进一步研究。

  两个月一针,有没有可能再进化为半年一针、一年一针、甚至皮下植入长期释放呢?这有赖医药工程技术的突破(例如奈米科技),能让药物体积更小、释放速度更慢更稳定。要提醒的是,打针之外,仍要准备一些口服药在身旁,以免临时没空回诊打针时,能短暂藉由口服药维持疗效。

  这些爱滋医药未来式,想来令人兴奋,也可能成为终结爱滋的临门一脚,让吃药不再是唯一的治疗选择。希望所有关心爱滋、为爱滋所苦的朋友,继续坚持下去,解药也许没那么快诞生,但每两个月打针、跟吃药说拜拜的日子,应该不远囉。

原创文章,作者:无艾网管理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5hiv.cn/683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微信
联系微信
在线QQ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