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滋改变一切?

艾滋改变一切? :经历了SARS这场浩劫,我们才知道我国的公共卫生体系是多么的脆弱和不堪一击,也正是因为SARS的教训太深刻了,我们的公共卫生体系才真正得到了重视和重建。

  艾滋改变一切

  用希望和支持代替歧视和恐惧

  昨天说到,就算抗病毒治疗降低到100美金每年,对于许多撒哈拉以南的处于赤贫状态的非洲国家的感染者,还是难以负担的。鲜有政府机构愿意将感染者的治疗费用考虑到每年的政府预算里头,哪怕是现在,类似的观点依然很有市场,得病治病是患者自己的事情,政府干嘛要来背这个锅,就算政府要拨钱,为什么不把纳税人的钱给肿瘤,不拨钱给糖尿病,偏偏要去支持一群因为同性恋、吸毒、卖血而感染的艾滋病呢?我在昨天的文章里就对类似的观点进行过回应,政府对于艾滋病这样的严重威胁公共卫生安全的传染性疾病有责任、有义务出钱出力进行防控,否则会引起更大的乱子,这绝不是危言耸听。想想当年的SARS就知道了,经历了SARS这场浩劫,我们才知道我国的公共卫生体系是多么的脆弱和不堪一击,也正是因为SARS的教训太深刻了,我们的公共卫生体系才真正得到了重视和重建。

  即使从公平和正义的角度出发,艾滋病如今之所以在全球广泛流行,与一些政府机构的漠视和不作为脱不了干系。再说,同性恋、吸毒的人是有多么十恶不赦,得病了就只有等死?又是谁给了大众舆论对他人进行审判的权利?还是那句话,行为也许有好有坏,但疾病就是疾病,和道德没有关系。

  不过,相对于正义或是公平等因素,政府层面的决策说到底还是更多地受到了实际利害关系的影响,重点就在于领导政府的人有没有这个远见了。

  时任联合国秘书长的科菲·安南,是一个有远见的领导人,他早早的看到了艾滋流行对全球政治经济文化的深远影响。通过个人影响力,安南积极促使各国政府首脑重视艾滋病议题,他号召人们「公开讨论艾滋病,保证用希望和支持代替歧视和恐惧」。安南对于全球艾滋病防治的最大贡献还在于,是他一手促成了“全球基金”的建立。为了对抗艾滋病、结核以及疟疾而建立的全球基金,是人类历史上联合抗击传染性疾病的一大重要举措,随着越来越多的人们开始正视艾滋以及其他恶性传染性疾病的问题,全球基金的资金规模从开始的十万、百万级迅速增长数十亿美元,并且还有源源不断的资金涌入。那些最穷困地区的感染者终于有钱可以拿来买药吃了!

原创文章,作者:无艾网管理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5hiv.cn/684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微信
联系微信
在线QQ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