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3月HIV研究亮点进展

2019年4月30日讯—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uman immunodeficiency virus, HIV),即艾滋病(AIDS,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征)病毒,是造成人类免疫系统缺陷的一种病毒。1983年,HIV在美国首次发现。它是一种感染人类免疫系统细胞的慢病毒(lentivirus),属逆转录病毒的一种。HIV通过破坏人体的T淋巴细胞,进而阻断细胞免疫和体液免疫过程,导致免疫系统瘫痪,从而致使各种疾病在人体内蔓延,最终导致艾滋病。由于HIV的变异极其迅速,难以生产特异性疫苗,至今无有效治疗方法,对人类健康造成极大威胁。

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艾滋病的流行已经夺去超过3400万人的生命。据世界卫生组织(WHO)统计,据估计,2017年,全世界有3690万人感染上HIV,其中仅59%的HIV感染者接受抗逆转录病毒疗法(ART)治疗。目前为止HIV仍然是全球最大的公共卫生挑战之一,因此急需深入研究HIV的功能,以帮助研究人员开发出可以有效对抗这种疾病的新疗法。为阻止病毒大量复制对免疫系统造成损害,HIV感染者需要每天甚至终身服用ART。虽然服用ART已被证明能有效抑制艾滋病发作,但这类药物价格昂贵、耗时耗力且副作用严重。人们急需找到治愈HIV感染的方法。

即将过去的3月份,有哪些重大的HIV研究或发现呢?生物谷小编梳理了一下这个月生物谷报道的HIV研究方面的新闻,供大家阅读。

1.HIV Med:HIV感染会提高死亡风险以及抑郁症风险
doi:10.1111/hiv.12726

在一项调查抑郁症症状,艾滋病病毒感染状况和死亡率之间关系的新研究中,研究人员报告说,退伍军人抑郁症的症状与艾滋病毒死亡的中度相关。

抑郁症是美国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最常报告的心理健康状况,患病率在20%至40%之间。抑郁症与慢性病患者的死亡率增加有关,包括心脏病,终末期肾病和糖尿病。尽管存在相互矛盾的数据,一些研究已经描述了HIV感染背景下的类似关联。

波士顿大学医学院(BUSM)的研究人员利用退伍军人老龄化队列研究参与者的数据,比较了美国退伍军人和抑郁症患者的死亡风险。然后,他们比较了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与非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之间抑郁与死亡的关系通过临床诊断代码和抑郁症状调查表以两种方式测量抑郁症。

在艾滋病毒感染者中,他们发现与调查问卷确定的抑郁症状升高相关的死亡风险增加23%,但是当代码确定抑郁症时,死亡风险没有显著增加。对于未感染艾滋病毒的人,通过编码测量的抑郁症相关死亡风险增加6%,但通过调查问卷评估的抑郁症状升高的死亡风险没有显著增加。

2.FDA批准首个双药物组合用于治疗成人HIV-1感染

日前,美国FDA宣布批准新型疗法Dovato(度鲁特韦(dolutegravir)和拉米夫定(lamivudine))用于治疗此前并未接受过抗逆转录病毒疗法治疗的成年HIV-1患者,Dovato疗法有望成为治疗HIV-1感染的首个两种药物组合、固定剂量的完整疗法。

Dovato疗法适用于并没有已知的或推测的对药物单一组分产生耐受性的HIV-1患者的治疗,与标准的三种药物联合治疗体系相反,这种新型疗法能为患者提供单一药片中两种药物的组合疗法选择,同时并不会因第三种药物的加入给患者产生额外的毒性作用和潜在的药物相互作用。

在一项双随机、双盲的对照临床试验中,研究者对1433名并未接受过抗逆转录病毒的HIV感染成年患者进行研究揭示了每日服用Dovato的有效性和安全性,研究者发现,相比使用药物度鲁特韦、恩曲他滨、替诺福韦治疗而言,将度鲁特韦和拉米夫定结合能够降低患者血液中HIV的水平,如果患者能在至少48周时间里维持血液中HIV RNA低于50拷贝/mL,那么就证明这种疗法是成功的,患者最常见的不良反应包括头痛、腹泻、恶心、失眠和疲劳等。

由于药物度鲁特韦与已知的神经管缺陷风险有关,因此患者从受孕到怀孕三个月不应该进行Dovato疗法进行治疗。Dovato包装盒上的警告提示,同时感染HIV和乙肝病毒的患者应该额外对患者进行乙肝的治疗或考虑不同的药物组合。服用包含拉米夫定的双重感染患者会对拉米夫定产生一定耐受性,同时患者或许也会出现严重的肝脏问题,因此,对于服用Dovato药物的双重感染患者而言需要进行密切监控。

3.震惊!将近40%的美国HIV感染者竟不知道自己被感染了!
新闻来源:Nearly four in 10 US HIV infections from people unaware of infection

近日来自美国CDC的一项最新研究报告指出,在美国近40%的新增HIV感染者或许并不知道自己感染了HIV,而同样比例的患者知道自身情况但却并未接受治疗。这份报告基于研究人员2016年获取的研究数据,旨在支持美国总统特朗普提出的在10年内终止HIV疫情的战略,该 战略包括两条主线,即进行更广泛的筛查,同时使得感染者从检测呈阳性时就获得更好的治疗。

研究者表示,38%的感染者对自己的HIV感染状态毫不知情,而且还有43%知道自身疾病的患者并未服用抗逆转录病毒药物进行治疗;剩余的感染者则来自接受HIV疗法但尚未处于病毒抑制状态的患者。研究人员认为,患者不服药或许归咎于经济、社会和其它原因,目前患 者通常每天只服用一片药且副作用最小。

这项研究指出,在美国,服用药物且机体病毒被抑制的50万人的感染率为零,这意味着这些患者无法将疾病传染给别人;如今感染风险最大的群体依然是同性恋男性,而近四分之三的最新HIV感染都来自与男男性行为;5%的感染来自于男同性恋者的静脉注射,而10%则来 自于其它人群的毒品注射,12%的感染者为异性恋者,总的来说,HIV传播率最高的人群为13-24岁的人群。

4.Nat Commun:对强效HIV抗体的新见解有助改进HIV疫苗设计
doi:10.1038/s41467-019-08415-7

在寻求开发有效的HIV疫苗的过程中,科学家们将注意力集中在识别和靶向这种病毒外膜的一个区域,在这个区域,一系列抗体能够结合和中和这种病毒。但是,与HIV一样,靶向这种病毒的广泛中和抗体(broadly neutralizing antibody, bnAb)也是高度复杂的,并且 是在一系列复杂的事件中产生的,而且这些事件难以追溯到它们的起源,也难以重建。

在一项新的研究中,来自美国杜克大学疫苗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强调了在bnAb早期出现的之前未被研究的突变的重要性,这些突变使得bnAb具有适应HIV外膜蛋白结构变化的灵活性。这种灵活性使得这些抗体能够结合多种HIV毒株,并更有效地中和这些HIV毒株。相关研究结 果近期发表在Nature Communications期刊上,论文标题为“Selection of immunoglobulin elbow region mutations impacts interdomain conformational flexibility in HIV-1 broadly neutralizing antibodies”。

论文通讯作者、杜克大学人类疫苗研究所免疫识别与生物分子相互作用分析核心实验室S. Munir Alam博士说,“我们着重关注抗体的一个称为’肘部区域(elbow region)’的特定区域发生的突变,其中这个特定区域是让这些抗体更灵活以及它们中和HIV-1病毒的功能所 必需的。”

Alam说,“我们发现关键肘部区域突变的选择和灵活性特征是广泛中和抗体谱系成熟的早期阶段的一个必要步骤。”

5.PNAS:阐明HIV与宿主免疫系统的“军备竞赛”规则 有望开发出新型HIV疗法
doi:10.1073/pnas.1819475116

近日,一项刊登在国际杂志PNAS上的研究报告中,来自俄亥俄州立大学的科学家们通过研究揭示了HIV和人类机体免疫系统之间进行进化竞赛分子机制,相关研究结果有望帮助开发治疗HIV感染的新型疗法。

研究者指出,一种特殊蛋白质或许在促进HIV在人体细胞中繁殖扮演着关键角色,尽管机体免疫系统一直在尝试“击败”这种蛋白质,但似乎并不奏效;本文研究深入阐明了蛋白质Nef在HIV感染过程中发挥的重要作用。研究者Liu说道,我们鉴别出了HIV的新型调节子,其 非常聪明,能够不断发展来对抗机体中的“敌人”。多年以来HIV和人体免疫系统一直处于斗争状态,而诸如这样的斗争或能推动人类在其中获得一定优势。

通过在实验室中分析细胞水平下的活性,研究者发现,蛋白质Nef能够对抗另外一种名为TIM的蛋白质,从而有效降低其保护人类细胞的能力,并使得HIV更容易在宿主细胞中存活下来;TIM代表着人类机体中的T细胞免疫球蛋白和粘蛋白结构域。Nef蛋白能够改变规则以便 TIM无法有效发挥作用,Nef能够降低其在细胞表面的水平,从而抑制其从细胞中离开;这项研究中研究人员首次发现,这一过程能通过对抗TIM蛋白而促进病毒的释放。

6.Nature:重磅!科学家发现全球第二例被彻底治愈的HIV感染者!
doi:10.1038/s41586-019-1027-4

在全球首例艾滋病患者被成功治愈的10年后,近日,来自剑桥大学等机构研究人员发现,一名被称为“伦敦病人”(London patient)的男性已经将近19个月没有出现HIV感染的迹象了,相关研究成果刊登于国际杂志Nature上;目前全世界大约有3700万HIV感染者,而从 上世纪80年代以来,全球约有3500万人死于HIV的感染。研究者表示,这位英国伦敦的HIV感染男性接受了HIV抵抗患者的骨髓移植,其很可能成为世界上第二名已知的被成功去除HIV的患者,此外研究人员还将在西雅图举办的国际逆转录病毒和机会感染大会(CROI)上展 示他们的研究成果。

研究者Ravindra Gupta表示,这是一项里程碑式的研究,如今全球仅有59%的感染者在接受抗逆转录病毒治疗,这种疗法并不能有效去除患者机体的病毒,而且每年大约有100万人死于HIV相关的疾病,同时HIV对药物的耐受性也成为了当前应该急需解决的问题。

2003年这名英国男子感染了HIV,然而在2012年时其被诊断患有霍奇金淋巴瘤,2016年该男子病情加剧,随后医生们决定为其进行匹配的移植手术用来治疗霍奇金淋巴瘤,移植手术的捐献者机体中携带有一种名为“CCR5 delta 32”的基因突变,该突变能帮助机体有效抵 御HIV,当接受了来自捐赠者的干细胞移植后,这名英国男子机体中的HIV竟然被消除了。

研究者认为,柏林病人的治愈并不是一种反常现象,目前他们并不清楚CCR5抗性是否是患者HIV被清除的关键,携带CCR5基因突变的人群极少,仅有10%的欧洲人群携带CCR5基因突变,加上造血干细胞移植还需要配型,因此一般人希望依靠该CCR5基因突变彻底治愈疾病还 有待进一步研究。

7.Lancet HIV :重组腺病毒PG9-HIV疫苗的安全性研究
doi:10.1016/S2352-3018(19)30003-7

PG9基因可表达一种广泛中和抗HIV抗体,近日研究人员考察了重组腺病毒(AAV) 载体疫苗rAAV1-PG9DP的安全性和耐受性。

研究在英国开展,18-45岁未感染艾滋病的健康男性志愿者参与,随机接受4×1012、4×1013、8×1013以及1.2×1014载体基因疫苗。对志愿者随访48周,主要目标是评估安全性和耐受性。次要目的是评估PG9在血清中的表达和相关的HIV中和活性。

21名志愿者参与并完成了48周随访。注射后不良反应一般为轻度或中度,不需要干预治疗。未发生不良事件或严重不良事件。研究人员采用HIV中和法检测了4名志愿者的血清中PG9,并对4名志愿者的肌肉活检标本进行了RT-PCR检测。ELISA法未在血清中检测到PG9。高剂 量组10名志愿者中存在PG9抗药物抗体,同时检测到抗AAV1抗体和AAV1特异性T细胞反应。

研究认为,重组腺病毒HIV疫苗是安全的,但需要进一步考察PG9基因载体类型。

8.两项3期临床试验证实,葛兰素史克和强生的长效艾滋病疗法可以控制艾滋病毒
GSK, J&J say monthly injection keeps HIV controlled

葛兰素史克和强生的每月注射一次的长效艾滋病疗法可让患者免于每日服用药物。

两项3期试验中显示,葛兰素史克子公司ViiV的整合酶抑制剂cabotegravir和强生公司的非核苷逆转录酶抑制剂(NNRTI)利匹韦林联用,每四周给药一次,与临床抗HIV的标准标准三联口服药物相比同样有效。研究一共涉及1000多名患者。

ViiV的首席科学和医学官员John Pottage表示:”这种双药疗法一旦获批,可以将艾滋病毒治疗从每年365个给药日改为12个。”

值得注意的是,两项研究中的所有失败案例均来自俄罗斯,并且在俄罗斯、东欧和东非遇到过HIV-1 A亚型,但在其他地方并不常见,这种亚型将被进一步调查。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中国无艾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5hiv.cn/972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微信
联系微信
在线QQ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